2017,漂流島嶼

關於部落格
清風的聲音,輕輕掃過地面。。。。
  • 61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京都賞楓

小雨時斷時續,遠山輕霧迷朦。遊人如織的寺廟內並無喧嘩,腳步聲和著小雨的淅瀝輕織著動人的旋律。曹源池庭園裏,碧綠的清池倒映著岸上的紅楓綠松,好一幅淡抹濃妝也相宜的畫卷。

    由寺廟後院往外走,一片綠竹林相伴著紅楓葉。竹林的清麗挺拔映襯著楓葉的燦爛火紅,清幽中透著炙烈。

    還記得“藝妓回憶錄”裏女主角章子怡乘坐黑色古董車一臉憂郁的穿過竹林的場景嗎?這片竹林正位於天龍寺的後方。這片參天的竹林青翠蒼勁,根根倚靠緊密,行在其中,愜意爽心。偶有拉著人力車的車夫載著身穿和服的女子穿林而過,恍惚間回到了舊日時光。

    這樣的竹林在皖南山區的許多地方均可見到,卻極少維護的像這裏一般如此精心。利益的驅動使我們蒙住了雙眼。我們不重視自己國家的自然資源,更不重視自己國家的人文資源。祖先留下的點點寶物及自然資源皆被這個物欲橫流畸形發展的社會蠶食殆盡。總有一天,我們會嘗到自己種下的惡果。

    在常寂光寺的小小山坡前駐足,紅色,綠色,黃色的楓葉交相輝映,是繽紛色彩的視覺沖擊,真可謂“楓”情萬種。

    常寂光寺素有“小倉山”的稱號,是日蓮宗的名剎。拾級而上,至正堂大殿,坡道兩側為紅黃楓葉所圍繞,宛如一條色彩的隧道。正堂大殿後的楓葉叢中,佇立著一座茅草頂的多寶塔和附近的妙見堂。

    在寺中的至高處俯瞰城景,飄渺的薄霧籠罩下的京都,更顯古樸。

    預訂了嵯峨嵐山的雙程火車票,常寂光寺出來便直奔車站。從嵐山站出發,前往龜崗。一路欣賞保津川溪流的湍急與峽谷兩岸之秋色。雖是乘坐火車,峽谷景色僅是匆匆一瞥,卻也驚艷。綠中泛藍的溪水,輝映兩岸蒼翠的綠松。紅的,黃的楓葉點綴其間,迷人的秋色大抵如此。

    車行至終點站龜崗,不出站,原車返回嵐山。出得車站,風雨驟然變大,一陣風吹來,打濕了衣衫。拿出包裏的雨傘,雨中漫步嵐山。想起了總理曾在一個世紀前遊嵐山時寫下的“雨中嵐山”,“ 雨中二次遊嵐山,兩岸蒼松夾著幾株櫻,到盡處突見一山高,流出泉水綠如許,繞石照人,瀟瀟雨 霧蒙濃,一線陽光穿雲出,愈見嬌妍。人間的萬象真理,愈求愈模糊,模糊中偶然見著一點光明,真愈覺嬌妍。”

    詩中盡顯總理的革命情懷。而今天的我,只觀景,不革命。美好的秋色之中,讓我迷失吧。

    回到京都,再去南禪寺。深秋的京都,雨中的南禪寺,依舊是人頭攢動。

    南禪寺在所有日本禪寺中為日本禪宗最高寺院。被列為京都五山及鐮倉五山之上,為臨濟宗南禪寺派大本山,享有特別待遇,正應四年為龜山天皇創建。南禪寺也是五山文學的中心,歷代住持更是由當時最傑出、在日本文化史上享有重要地位的禪僧擔任。除了地位崇高,這裏有許多精采景點,如出現於歌舞伎的三門等許多擁有歷史價值的伽藍(日本禪寺對殿宇的稱呼)之外,也有豪華的日式隔扇畫及優美的方丈庭園(這裡指的方丈是住持和尚的住處)等,日本禪寺的精華幾乎全部在此可見。

    向晚時分,步行至南禪院,買票進入。坐於木屋前,靜賞雨中寺院之美。眼前紅楓綠松樹影婆娑,池塘裏的野鴨不懼風雨,愜意的覓食,悠遊。耳畔傳來滴滴嗒嗒淅淅瀝瀝的雨聲。這是何等清幽的感受。

    暮色四合,京都夜來早。回到大倉酒店小憩,再去中京區市場。路過一家藥妝店,繆伯叮囑的日本藥丸此店有打折,比起臺灣一瓶便宜不少,下手買了四瓶。再買些繆伯愛吃的軟糖。路過餐館,許多看似不錯的店,無人,想必廚師手藝平凡,不敢進入。因行前沒做功課,疲憊中胡亂走入一家。坐定,發現是年輕人愛吃的連鎖店。口味著實一般。失去了一次品嘗美味日餐的機會。

11月26日
    在酒店的最高一層吃早餐,憑窗而坐,俯瞰京都城景。沒有摩天大廈的京都在清晨陽光的照耀下,平靜中透出質樸的高貴。竹籬茅舍,古寺小巷,石徑白墻,落地紅葉,一切寂然無聲。仿佛時間和景色靜止在眼前,千百年來未曾改變。

    陽光厚厚的打在身上,我行在暖暖的青石板上,朝著清水寺的方向。空氣中有一股落葉的經雨後陽光曬過的香味,清新的在空中悠然飄蕩著。

    清水寺位於京都東部音羽山的山腰,始建於778年,京都建都之前便已建造,是一座有著悠久歷史的寺院。始建以來,清水寺曾數次被燒毀,現在的建築物幾乎均為江戶時代初期(1631年~1633年),由第三代將軍德川家光重建而成。

    寺內遍植楓樹,紅葉,黃葉,綠葉因季節的變換遞次改變著色彩,徜徉其間,令人迷醉。“音羽之瀑”,自寺院始建以來,山中湧泉一如既往的靜靜流淌。遊客排隊掬水洗手漱口,想來是希望聖潔自己,讓好運相伴。

    寺內常有身著和服的女子,碎步而行,笑意盈盈。舒國治說“日本少女,寂寞的代名詞。她走路像是走向她永遠不知的所在。”

    她們寂寞?我倒不覺得。楓紅季節行在燦爛的楓樹下,和服少女,有一種與楓爭輝的驕傲。我拉過一對和服少女,與她們合影,而後,她們朝我莞爾一笑,輕輕的揮一揮手,“沙揚娜拉!”。 “增添我夢裏的樂音,便如今一聲聲的木屐,清脆,新鮮,殷勤,又況是滿街艷麗的燈影,燈影裏歡聲騰躍,“阿羅呀喈”!沙揚娜拉!”

   
    沿三年阪,二年阪行向寧寧之道,再轉石塀小路。街道兩邊的木屋小店販賣各種手工藝品,伴手禮,手袋,化妝品,真是條典雅的小街。偶見藝妓在小街上行走,更讓人有時空錯亂之感。

    原本打算在二年阪的一家拉面館吃午餐,卻因店內客滿作罷。走著,走著,到了花見小路,見時候不早,隨便找了一家熱鬧街口的餐館吃。又是一餐難吃的不知所“味”的餐食。旅行不好好做功課,真的害慘了我。
    午後二點多趕到京都車站,取上行李,登上開往大阪的列車。我的京都之行匆忙中結束了。

    大阪之行去了大阪城公園。一群瘋狂的女歌迷,不,放眼望去滿世界裏只有女歌迷的廣場正在一個體育館前等待看一個四人組合的日本偶像團體音樂會。有趣的畫面。

    晚上去了道頓堀熱鬧的夜市,吃了章魚燒,口感不甚滿意。再回到大阪車站,上到伊勢丹百貨的頂樓吃了一餐尚算滿意的日餐。道道餐店圍繞著雞而作。生雞蛋,熟雞蛋,烤雞肉,燒雞肉,再變化些菜色。而最滿意之作是樓下的一個意大利冰淇淋店。為今日的行程劃個完美的句號。

11月27日
    一早登上去機場的火車,把行李寄存於機場。再乘坐機場巴士去不遠處的outlets購物。。。。。。
    四天的時間便這麽不經意間溜走了。

    這次旅行最難忘的自然是京都賞楓之行。行前讀了舒國治“門外漢的京都”一書,驚訝於先生三番五次的往京都跑,看來一切皆緣於在京都尋找“數百年來中國早已失落的雅光風致”吧。京都,的確是完好的保留了一份中國唐宋文化的在世之韻。就像書裏先生自己說的,“我去京都,為了‘作湖山一日主人,歷唐宋百年過客’”。
    京都,我會再去的。

網上找到的一些有關京都寺廟的排行榜(純粹個人己見,供作參考)

★★★★★(再訪京都,我會列為優先行程)宇治和鞍馬
天龍寺、清水寺、南禪寺(南禪院)、南禪寺(天授庵)、大德寺(龍源院)、宇治平等院、宇治平等院(鳳祥館)、大阪城(在大阪,非寺院)

★★★★(值得去)
野宮神社、錦天滿宮、銀閣寺、法然院、永觀堂、南禪寺(方丈庭園)、平安神宮、常寂光寺、東大寺(在奈良)

★★★(有空可以去)
金閣寺、東本願寺、西本願寺、仁和寺、京都禦所、宇治上神社、平安神宮(神苑)、伏見稻荷大社

★★(有空也不用去)
熊野若王子神社、北野天滿宮

★(去了會後悔…因為不只乏善可陳,還要收錢…)
大河內山莊庭園(註6)、妙心寺(退藏院)、妙心寺(桂春院)、四天王寺(在大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