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漂流島嶼

關於部落格
清風的聲音,輕輕掃過地面。。。。
  • 61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歐游日記(23)國中之囯---梵蒂岡

這是博物館門楣上的米開朗基羅和拉斐爾雕像。

經過一個綠意盎然的庭院,我猜測著遠方圓頂的建築定是聖彼得教堂,但為何看起來那麽小呢?

進入館內,人潮洶湧。像極了電影散場的隊伍緩慢的前行,一不留神就找不見自己的父母了。(他們跟著Masi走了)

最先進入的凱薩館裏陳列著古羅馬和古希臘的大量雕塑石像,一眼望去,每座雕像都那麽精致細膩,卻沒有盧浮宮裏蒙娜麗莎的待遇,被防盜網層層包圍。我想,這些雕像都是大理石雕成,即便你有心想盜,憑一人之力也難撼動。展館索性開放式的展覽,讓遊客可近距離觀賞,何樂而不為。不過,這些價值連城的雕像,要是誰不小心給碰掉一只胳膊或腿,那將欲哭無淚吧。

經過庭院我竟錯過了“拉奧孔”,問過朋友,他說在院子裏,我又折返,方見到這尊著名的雕像“拉奧孔與他的兒子”。這尊雕像是由三位來自羅德島的藝術家所雕刻的,表現的是特洛伊祭司拉奧孔與他的兒子Antiphantes和Thymbraeus被海蛇纏繞而死的情景。如果你看過電影“特洛伊之戰”,對這個故事就不會陌生。

拉奧孔是特洛伊的祭司,他沒聽從赫爾墨斯的警告,將希臘人的木馬計告訴了特洛伊人。他為了表明特洛伊木馬是一個詭計,用一把長矛刺向木馬。但沒有人相信他。他的泄密行為不料卻導致了殺身之禍,與兒子一起被獻祭給海神,被毒蛇纏死。拉奧孔之死讓特洛伊人相信木馬是用於獻祭的聖物。

雕像的創作年代眾說紛紜,最為可信的說法是公元前42年至公元前20年。雕像後來在一個葡萄園裏被發掘出來。在朱利亞諾•達•桑迦洛和米開朗基羅的推薦下,教宗立即從葡萄園主那裏買下了雕像,並隨後在梵蒂岡向公眾進行了展示。自此,羅馬教宗開始在世界各地收羅雕像及稀世珍寶,經過幾世紀的積累便有了我們今天看到的博物館及這些珍貴的藝術品。

看得懂雕像的看作品的線條和人體工學比例的精美,看不懂雕像的不失時機地來一些創意合影也不錯。浩瀚的雕像,林林總總多不勝數,加上洶湧的人潮,要仔細欣賞一件作品真是需要毅力和耐心的。


這件雕像是相當精致的藝術品,作者不可考,是公元前的作品,也是米開朗基羅相當喜歡的一件。


這件雕像的雕工相當的細致,發絲逼真,皮膚的質感似乎可感覺到溫度,相當精美。

 

地圖廳裏兩側的墻壁上陳列了相當多的意大利各行省的地圖,彰顯著古羅馬教廷的勢力範圍。拱頂上滿是手繪的精美壁畫在燈光的照射下金碧輝煌。

進入拉斐爾廳,立刻感受到視覺的沖擊及精神的感染。墻壁上拉斐爾的壁畫風格相當的秀美,形神兼備,氣韻盎然。他是以畫聖母著稱於世。有人說,畫如其人。他是將宗教的虔誠和非宗教的美貌有機地融為一體,將基督教和異教,融合在一起,創造出和諧的場面。他雖然很短命,37歲便因病過世,死後被葬在萬神殿。

在他的大理石墓碑上,Pietro Bembo寫了墓誌銘:拉斐爾在此處安息。在他生前,大自然感到了失敗的恐懼;而當他溘然長逝,大自然又恐懼於他死去。

想象著他曾經站在此處,一筆筆的畫出心中所想,而我今天有可通過他的繪畫與大師的心靈來一次交會,何其幸福啊。

拉斐爾,米開朗基羅及達文西被譽為文藝復興時期的三傑。接下來我將進入的今天最神聖的地方-西斯廷禮拜堂。米開朗基羅畫的那幅著名的上帝之手就在這間禮拜堂的天庭上。

當我隨著人潮,輕輕走過一個門洞,莫名的有一種渴望與期待在心中湧動。大廳裏,人潮的擁擠,即便輕聲細語般的耳語,匯聚在一起也如千萬只狂舞的野蜂,讓管理者不得不用噓聲制止。但面對大師的巨作,如何能讓人瞠目結舌而不說上一兩句感嘆的話語呢。

我感覺人像被拳頭擊打一般,是一種石破驚天的震撼。那幅“最後的審判”面對著我,頭頂的天庭上是上帝之手,一時之間不知道自己的眼睛該望向何處,大腦也處於停滯的狀態了。

那幅上帝之手的構思是極富想象力的。他以亞當的身體為中心,用亞當和上帝之手的接觸象征著創世紀的開始,極其巧妙的表現出上帝創世紀的大題材。畫面的焦點是亞當伸出的左手和上帝賦予生命的右手食指即將碰觸,但手指並不在畫面的正中,而是稍稍偏左。米開朗基羅是考量到人體的動作,使兩者之間的聯系具有動感,讓觀者仿佛親眼見證指尖即將碰觸時迸發的火花。

遊客太多了,推搡之間伴隨著野蜂的飛舞之聲我激情難抑的離開了禮拜堂,人仿佛經過一段高原上長途跋涉之後的虛脫。雖然從小受唯物主義教育從來不曾被任何信仰牽托過,靠攏過,但唯有聽到優美的基督教音樂,觀賞到震撼的繪畫與雕刻藝術品,我才會雙眼滿含淚水的被感動,也唯有那一刻,我的唯物信念會有一絲的動搖。

此處通往展館的外面,我與看完展覽的朋友們匯合,繞過城墻,進入梵蒂岡的廣場。

梵蒂岡國雖然遍地古跡,但不是我們傳統認知上的古國。它直到1929年的2月11日,由意大利墨索裏尼政府同教宗庇護十一世簽訂了“拉特朗條約”,才被承認為一個獨立的主權國家,其主權屬教宗。

身著鮮艷制服的,是專門為教宗服務的誌願禁衛隊,他們是由瑞士招募的雇傭兵,保衛梵蒂岡的象征性武力。制服是早年的設計,沿用至今,為的是彰顯忠良傳統。設計者據說是米開朗基羅,也有人說是當時的隊長。今人看來有些像馬戲團裏小醜的戲服,過於花俏,但穿在身上,頗具特色。雖威武不足,卻可愛有余。

梵蒂岡大教堂前的聖彼得廣場的建築猶如張開雙臂擁抱著前來的遊客。陽光照在可容納數萬人的廣場上,照在黑色火山石鋪就的地面上,泛著慵懶的光。

廣場出自貝尼尼的手筆。以中央方尖柱為圓心,南北各有三分之一圓周的列柱回廊,回廊由284根柱子支撐,柱子上雕刻有聖徒們的雕像。此刻,臺伯河的風穿越千年吹拂著我的臉,也吹在衣袂飄飄的聖徒雕像的身上。

聖彼得大教堂的正門看起來並不氣派,甚至可以說絲毫不起眼。經過安檢後進入大廳,你方能感覺到世界第一大圓頂教堂的氣派。大教堂主體建築高45.4米,長約211米,最多可容納近6萬人同時祈禱,規模可用震撼來形容。

此次歐洲之旅,我參觀了無數的教堂,教堂的規模也因地區和信仰的不同,裝飾各不相同。教堂在國外就如臺灣的佛教寺廟,相當的普遍,是人們寄托信仰的地方。而之前給我最大震撼的便是美國華盛頓的國家大教堂了,那算我第一次見到如此大空間的教堂,加之歷屆有不少美國總統在此舉行葬禮,名人的加持,給教堂加了分;另外德國fussen附近的威斯教堂Wieskirche相當的華麗和精致,裝飾如同瓷器貼滿墻壁,令人過目難忘。

聖彼得大教堂從君士丹丁大帝資助於326年開始興建,1506年開始重建,是許多大師的藝術結晶,拉斐爾,米開朗基羅都參與其間。米開朗基羅接手建築工作時,已足足七十歲,以當時的工程技術,他深知自己看不到完工的一天,遂以遲暮之年,全力完成設計圖,最後,瑪德爾諾接下了擴建的工作,在1626年才正式完成了這一的工程,並正式舉行了祝聖禮。

大教堂雖未在米開朗基羅手上完成,世人卻多歸功於他。因為後代建築師只是在細部作些修整,基本設計仍遵其藍圖。

教堂內人潮湧動,川流不息,卻多靜默無聲的。太陽穿過教堂內宏偉高闊的天庭照射出的聖潔的光,如瀑布般流瀉下來,照在遊人的身上,像聖人的手輕輕的把你撫摸。

米開朗基羅25歲時的作品“聖殤”的雕像外罩這一個大玻璃罩,據說之前有一位從澳洲來旅遊的瘋子拿一把大鐵錘砸了這副雕像。館方找到了50多片的碎片,進行修復,但聖母的左眼部分依然損壞了。

貝尼尼設計的聖體傘青銅華蓋是足有五層樓高,就像馬克吐溫所說的,簡直就像個超大型的床架,它的高度卻相等於一半的尼加拉瓜大瀑布。它是雕刻與建築緊密結合的作品,是十分生動的作品,是貝尼尼一心為宗教服務思想的最好體現。這座青銅華蓋可是與他自己的作品聖座以及米開朗基羅的聖殤共稱鎮堂三寶。青銅則是烏爾班八世從萬神殿的柱廊上取得的。感覺有些破壞萬神殿的意思了。

宗教的力量究竟有何其大,從911事件便可見一斑。兩種不同的信仰對立起來有多麽的可怕。人們總喜歡強調自己信仰的宗教才是最正宗的,其他的皆為邪教。殊不知,宗教的盲熱會導致的後果有多嚴重。包容,才是最偉大的愛。

想起前些天看發現頻道的節目,霍金的研究及推論證明宇宙在大爆炸之前,是沒有時間存在的。大爆炸之後出現了地球,於是時間出現了。而地球又被巨大能量的黑洞吸引,慢慢靠近黑洞,越接近,時間變得越慢,而終有一天,地球將被黑洞吸入,便不存在了。研究也述說了上帝的不存在,人類也非上帝所創造(估計這一理論會被許多宗教狂熱分子攻擊了)。人類的存在,是宇宙中一連串不可思議的巧合,而地球是唯一的家。所以,我們應該珍惜在人世間走的這一趟旅程,好好的保護我們生存的地球。至於信仰,還是隨心就好。我想,我當把拿出更多的精力與自己所愛的家人和朋友一起,共同幸福著,快樂著。

離開大教堂又見到守衛的衛士正和一路人聊天。似乎是路人問路,衛士指點,路人感謝,離開。

之後,一行人進入教堂附近的郵局,買了明信片寄回給將要回國的自己或國內的朋友。我是不喜歡玩此行為的人,雖然多年後看到自己寫給自己的明信片會想起這個陽光燦爛的下午,但我用照片記錄,也可想起大夥忙碌的在櫃臺邊寫字的情形,一樣的珍貴。

打車回程途中,又一次見到了羅馬競技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