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漂流島嶼

關於部落格
清風的聲音,輕輕掃過地面。。。。
  • 61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歐游日記(20)那不勒斯的陽光下--從龐貝到阿瑪菲海岸

   龐貝古城

今天的第一站是曾經被火山爆發而被吞沒的古城,龐貝。

龐貝古城位於意大利南部那不勒斯附近,建於公元前600年左右的沙諾河畔的一個小丘上。由於龐貝是一個良好的海港,更因其位於交通要道亞壁古道的附近,因此它很快就成為一個興旺的商業城。公園79年在經歷幾次地震等火山活動征兆的一周後,維蘇威火山爆發,火山噴出的灼熱的巖漿遮天蔽日,滾燙的火山灰鋪天蓋地降落到這座城市,一夜之間厚約五六米的熔巖火山灰毫不留情的將龐貝活埋於火山灰下。

1599年,一個建築師在挖河的時候發現了龐貝的遺跡,但直到多年後200多年後,意大利政府根據專家們建議,才真正開始於1876年開始組織科學家進行有序發掘龐貝古城。經過百余年七八代專家的持續工作以及數千名工作人員的辛勤維護,終於將龐貝古城這一驚心動魄的一幕真實地再現於世人面前。

參與發掘龐貝城的歷史學家瓦尼奧說:“那是多麽令人驚駭的景象啊!許多人在睡夢中死去,也有人在家門口死去,他們高舉手臂張口喘著大氣;不少人家面包仍在烤爐上,狗還拴在門邊的鏈子上;奴隸們還帶著繩索;圖書館架上擺放著草紙做成的書卷,墻上還貼著選舉標語,塗寫著愛情的詞句……”這些景象,充分展示了當時古城的數萬生靈是怎樣突然被活生生地扯斷了生活鏈!

到達龐貝古城的時候,正是中午,那不勒斯的陽光炙熱的燒烤著大地,幾分應景的呼應了火山毀掉的這座城市。走在古城的街道上,店鋪,庭院,雕塑,餐廳,澡堂,鬥獸場,劇場,甚至妓院,一應俱全。馬車碾過的痕跡,依然留在石路上,為了減緩車速的“緩沖石”,也立在每一個四岔路口,更可作為雨天行人的過道。想象著曾經熱鬧繁華的城市,一夜之間全然消失,大自然的威力是何其巨大啊。我想,如果那位曾經被我們稱為領袖的偉人,活在當時的龐貝,不知是否還會說出“人定勝天”的荒謬話句了。

殘垣斷壁藏不住夾竹桃花的怒放,生與死彼此映照,那花或許是前世靈魂的輪回吧。

走渴了,大家排隊,站在2000年前建造的蓄水池旁,接一瓶天然的礦泉水喝,真是透心涼的甜蜜。

這是龐貝古城裏發掘出的真人死時的人形軀殼。19世紀對龐貝大規模挖掘時,發現數百位火山罹難者,屍體的肉已腐爛,只留下人形軀殼。當時的考古學家將石膏灌入軀殼做成鑄像,記錄下當時龐貝的慘狀。但制作鑄像的過程同樣也破壞了殘留的遺體,由於羅馬人流行火化屍體,因此這些此處被發現的遺體被破壞造成了無可彌補的損失。

這是當時古城的妓院,墻上畫著“春宮圖”。 龐貝與羅馬其他城市一樣,盛行娼妓文化。小小的龐貝城,共有妓院25家。朱自清在散文“龐貝古城”中有這樣的描述:“龐貝的淫風似乎甚盛。他們崇拜男根,相信可以給人好運氣,倒不像後世人做不凈想。街上走,常見墻上橫安浙黑的男根;器具也常以此為飾。”

有評論家說,火山爆發毀掉整個古城與當時人們的淫亂生活有關,是對淫亂生活的懲罰。這是毫無根據的臆測實在有些不地道。余秋雨說“我鄙視一切嘲笑受難者的人。我懷疑,當某種災難哪一天也降落到他們頭上,他們會做什麽。他們當然絕對不會去求助別人,因為別人有道德缺陷,正在接受懲罰,於是他們就趁火打劫,謀財害命,來幫助完成那種處罰。事後,他們萬一幸存,又會滔滔不絕地成了一個出淤泥而不染的道德學家。”




這是龐貝的公共廣場。長方形的廣場被多裏克式和愛奧尼亞式的雙層柱子所包圍,而廣場周圍的阿波羅神殿,朱庇特神殿,食品市場,市政辦公廳,浴場等建築顯示出廣場是當時市民日常生活的中心地帶。

太陽實在毒辣,在古城的艷陽下行走,渾身大汗淋漓,口渴難耐,不得不加快腳步,走到終點。出得城外,買了檸檬冰,吃了一口,真是爽到心裏。道德的問題不再說,古城消失了,又被發掘出來。富人,窮人,貴族,奴隸,當權者,殘疾人,美女,帥哥,一切的一切在一陣猛烈的火山爆發之後,消失了。就像古城的墻上繪有植物花葉的壁畫下被發掘出來的一句話寫的:“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永恒。”

是啊,活在當下最重要,一切的一切都是過眼雲煙。未來對任何人來說,都不是永恒。無論你現在擁有億元的房產,也或駕駛著千萬的名車;無論你掌握著通天的權力,也或一句話便能致人於死地;無論你把自己雕刻成像,也或用福爾馬林液把自己泡起來。看似擁有了一切,看似不朽,看似全世界都是你的,那又能怎樣?你終將在未來的某一天消失,被時間殺死,終會在一陣天崩地裂,灰飛煙滅之後,消失無蹤。

                              阿瑪菲海岸

意大利的阿瑪菲海岸是非常迷人的,錯落有致的民居依山傍海,與臺灣九份的感覺頗為相似,只是九份的房子多是蓋在半山腰,阿瑪菲的房子則從山頂一路延伸到海岸,氣勢上占了上風。當然每年如期而至的臺風是九份不能臨海建房的主因。終其原因地理緯度的不同,生態便大為不同了。

阿瑪菲海岸因其地質的穩定,自古居民就可直接依著山勢興建棟棟別具風格樣式的民房,出現了人與大自然和平共存的和諧景象。阿瑪菲海岸在1997年被列入世界遺產。這處綿延約40公裏長的斷崖絕壁海岸線,被許多旅遊書譽為全世界最美的海岸線、人生必訪的50處景點之一,甚至在1999年,美國《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更將它與希臘愛琴海諸島並稱“人間天堂”(Paradise found)。

我們租的車因持有外地車牌,到達阿瑪菲時只能停在城外,且因為車體較長,無法就近調頭,於是,一行人在較為寬敞處下車,漫步一路沿著蜿蜒的盤山小路從山腰往山腳下走。這段路可苦了老爸。老爸年紀大,加上長期的不忌嘴造成腰圍橫長,挺著大肚子下山,被我笑稱像個孕婦,背著個孩子走路。好在,我們並不趕路,一路又是下坡,拍拍照,看看美麗的風景,倒不覺得辛苦。

海水很藍,遊船很白,紅頂白墻的石屋掩映在綠色的松柏之中,盛開的紫色三角梅沿著坡道長成了遮蔽艷陽的棚架,走在棚架下,涼風習習,心情怡然。

從民居的窄巷往遠處望去,海水湛藍,迷人。想象著坐在自家的陽臺上,捧著一杯濃郁的咖啡,聞著海面飄來的淡淡的夾雜著鹹味的花香,望著天邊的悠悠白雲,從晨光到黃昏,也是一種幸福。

走到了商業街,恍惚間思念交錯。蜿蜒上升的石頭臺階,小路邊熱鬧的店家,真有那麽幾分九份老街的味道。只是少了“戀戀風塵”的電影廣告,少了臺味的美味小吃,少了鄉音與陰郁的雲便不是九份了。


那不勒斯地區盛產檸檬,黃橙橙的檸檬做成了酒,是這一地區代表性的特產。檸檬酒是使用檸檬皮、酒精、水與蔗糖制成的。酒精濃度很高。喝檸檬酒是有講究的。小玻璃杯子在喝前需要冷藏,以增加喝酒時的口感。檸檬還可制成糖果,香皂等。不過,在阿瑪菲吃晚餐時,餐廳給了我們每人一杯檸檬酒,但我早早的跑到海灘拍照,就錯過了。我在意大利買了好幾瓶檸檬酒帶回來,至今還沒打開過喝。顯然,我不是酒鬼。

畫廊。

晚飯我們在面海的餐廳吃的,Masi點了太多的餐,各式意大利面,湯,海鮮,牛肉不停的上桌。口味沒有想象的好吃,或許是吃不習慣,價格倒不便宜。最後上來的海鮮剩下不少盤,大夥都吃不下了。

餐廳前是一大遍的沙灘,沙灘上有幾位打赤膊的孩子在踢足球。踢足球的孩子累了,歇息時,看老者作畫。老者表情時而凝重,時而俏皮,時而自信,隨意的畫著,與孩子聊天。

男孩不茍言笑,我拍他,他不笑。我對他說,笑一笑。他不懂。我用手做出一個手勢,他面白,只是淡淡地一笑。露出兩顆門牙,像鼴鼠的大牙。

孩子的姐姐來了,主動要求我給他們拍照。並拉過了一旁踢球的男孩一起。我對姐姐說,我數一二三,你們一起跳。最後只有姐姐跳了,男孩們沒聽懂。

沙灘邊是教堂前的廣場,一位紅發女孩在揀地上的碎石往垃圾桶裏扔。老爸伸出手對女孩說,給我吧。於是,女孩一遍遍的揀,然後小碎步跑過來給老爸。一老一小,玩得不亦樂乎。

艷陽隱沒到山後,只留下一點霞光。海邊屋子裏的燈,點亮了。

孩子們依然在沙灘上踢球,偶爾交頭談著戰術,雙手搭在同伴的肩上,給一個鼓勵的擁抱。跌倒了,又爬起來,繼續再戰。歡樂聲,喊叫聲在沙灘上此起彼伏。

夜來臨,萬古不語的夜空裏沒有星星。只有阿瑪菲海岸的人家窗口,透出的點點燈火,如璀璨的星光把海岸照亮。尋不見千年前的那輪明月,還在飛灰中慢慢沈淪吧。或許,明天就能發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