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漂流島嶼

關於部落格
清風的聲音,輕輕掃過地面。。。。
  • 61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歐游日記(18)從尼斯到列支敦士登

拿著相機在昨晚熱鬧的街區轉了轉,此時的街道安靜的讓人憂郁。只有鐵桿高處的男人雕像跪坐在上面,似正在望海,也或沈思。海鷗無聊的站在了雕像的腦袋上,更顯清晨的寂寥。好在遠處的溫暖的霞光帶有那麽一點歡愉的味道,預示著今天的好天氣。

車停在隔壁的公共停車大樓的三層,去取車,昨晚幾無空位的停車場此刻空蕩蕩的,想必昨晚的車都是來海邊遊玩的人的。法國的停車場車道和那些老舊的古城小巷一樣,窄小難開。在北美開車的人是很難適應如此逼仄的空間的。剛到臺灣那會兒,我常抱怨臺灣的車道太狹小,停車更是一位難求。如今到了法國才知道什麽是真正的狹小。難怪法國人喜歡開那些迷你型的小車。我租的車屬於中等偏大型的,常常開車開到左右的輪胎正好被道路的邊沿夾住,多一點就開不進車道了。真讓人尷尬。

剛剛把車從三樓往下開,沒看清指示,把車在彎道處開到了Enter車道,窄小的車道讓我進退兩難。好在現在時間早,前後都沒有車輛,不然堵住了別人的車道,很丟臉。於是,我慢慢的往回倒車,等於從二樓半往三樓退,還得看著後照鏡不要磕碰到車體。好不容易退回到三樓,找到了正確的out道終於開出了停車大樓,大有劫後余生的感覺。真TMD不容易啊。

                            摩納哥

驅車離開尼斯,上高速,進入收費站,不久便來到摩納哥,一個世界上第2小的國家。摩納哥位於法國南部,全境北、西、東三面皆由法國包圍,地勢起伏,是全世界國民收入最高的國家。支撐國家經濟的主要來源是賭場,汽車方程賽,旅遊業。

摩納哥1949年登基的Rainier 三世是有史以來最具影響力的國王,不過,他最有名的事跡是娶了好萊塢女星Grace Kelly,國王與平民美女的童話故事成為一段佳話,讓摩納哥的名聲推倒最高點。

到達摩納哥的時候大街上的商店還沒開門,街上行人稀少,想必是夜生活占據了這個國家人們一日的主要精力,此刻對於那些喜歡夜生活的人來說,正是正常人的半夜,好夢正酣呢。

因為摩納哥的空間不足,高樓便一棟接一棟的往山坡上蓋,密集的大樓所形成的天際線在地中海地區非常罕見。但這裏又是世界上富豪雲集的地方,不管是毒販或金融大亨,大家都想在這裏買房定居。因此寸土寸金的蒙特卡羅的樓房才變得如此昂貴,海港邊才能看到如此多的私家豪華遊艇。

一座極盡奢侈的城市,一個極度發展的國家,是用金錢堆積起來而發展起來的。它就是摩納哥。

                             列支敦士登

今天路上的行程是最長的,因此無法安排更多的旅遊點去遊玩。離開摩納哥,驅車前往意大利米蘭附近的outlets,稍作休息,吃午餐,然後繼續上路前往列支敦士登。

法國與意大利在歐洲應該算作難兄難弟,經濟都不咋的,高速路收費點便很多。有些收費程序是我第一次體驗到,很有趣。記得第一次到一個收費點,要自己往機器裏投錢,找不到投幣口,只能按對講機,請來了工作人員操作給我看,明白了。再到下一個收費口,我把錢投入到所謂的投幣口(像籃筐,張著一張大嘴)裏,找出一大堆零錢。坐在車裏從窗口很難拿到零錢,不得不打開車門再去取。看到後面排隊的汽車,我投去一瞥抱歉的眼光。不然,我能怎樣呢。

快到瑞士境內時被一個檢查站攔截了下來,說我進入瑞士境內要繳交40歐元的過路費。但收費的卻是法國人。這是什麽道理,我不懂,但又不能不繳。我對收費的法國官員說,既然是瑞士的過路費,我繳瑞士法郎可以嗎?那官員不爽的說,可以。然後我交了錢,他給了我一張綠色的貼紙,示意我貼到汽車的前玻璃窗上。後來我在網上查到說,如果是租來的車,租費都包括在內了,那40瑞士法郎我是可以不用繳的。但我事前沒做好功課,我租的Avis車從外形上又看不出租來的車,這算是我繳的學費吧。

當汽車駛入瑞士的山區,青青的草地,白雲環繞的青山,古老的教堂映入眼簾,竟然有久違了的感覺。那感覺讓人有股沖動,像胸口積聚了渴望的力量就要奔湧而出。

列支敦士登(德語:Fürstentum Liechtenstein),是歐洲中部的內陸國家,位於瑞士與奧地利兩國間,是世界上僅有的兩個雙重內陸國家之一。同時也是唯一一個官方語言是德語但與德國沒有交界的國家。這個迄今仍維持君主立憲制的山區國家,雖然土地狹小,人口稀少,卻擁有非常高的國民所得,其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高達60000歐元,是一個以阿爾卑斯山美麗風光、避稅天堂與高生活水平而著稱的富裕國家,同時也靠著發行郵票來維持國民生計。

選擇今晚的入住旅館在Triesenberg海拔800米的山坡上,之前訂旅館時就被網上旅館的照片所吸引,當我在GPS的帶領下行到通往酒店的路上時,蜿蜒的盤山道把我迷糊了。GPS只給出了大約的地點,找不到路的我只能下車求助當地的居民。未曾想這裏的居民的熱情出乎我意料,當他用語言無法形容正確的方向時,他步行讓我開車隨他走了一段山路,當我遠遠的望到了旅館,他便笑容可掬的離開了,我真的被他的熱情所感動。

這是今晚入住的旅館。

放下行李,已是傍晚,天色依然大亮。我步出旅館,慢慢的沿著盤山小道邊走邊拍照。山上人家的木屋,紅色的窗配合紅色的花,有柴禾堆積在屋邊,想必是去冬沒有燃完的。看見柴禾便想到了冬雪中溫暖的壁爐裏熊熊的火焰。

有人乘著滑翔傘在青山綠水間飛翔,山坡上的人家正沐浴在晚風中。

教堂的鐘聲響了起來,回蕩在山谷間,又隨風飄揚起來。不知誰家有人在練習吹英國號,圓潤溫厚的號聲輕輕的,輕輕的應襯著藍天,白雲,青山,綠水,如此的和諧與美妙。遠山有白雪點綴,山坡上的紅頂木屋綿延著伸向遠方,遠方有河流,河水靜靜的流淌著,流淌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