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漂流島嶼

關於部落格
清風的聲音,輕輕掃過地面。。。。
  • 61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歐游日記(16)普儸旺斯的薰衣草,橄欖樹與彼得梅爾的山居歲月

 

                           Gordes戈爾德
Gordes被譽為石頭城,在法語裏“Gordes”有懸在空中的村子之意,這座山丘古城曾吸引許多藝術家在此停留。沿著山邊盤旋而上的道路兩邊錯落有致的佇立著許多的石灰巖房屋。山頂最大的建築則是戈爾德堡,裏面收藏了歐普藝術嘗試人的抽象畫作。電影“美好的一年”就是在此拍攝的。

戈爾德被譽為法國最美的村子之一,但因為法國公共運輸系統並不發達,如若你想前往Gordes,大多選擇自駕才行。

這是村外的山路上拍的整個村子全景,當你駕車經過,不過錯過此處。而周圍的伯希村有造型獨特的蜂窩狀建築,是利用石灰石巖堆砌而成,建築方式可推論源自公元前3500年,真是技術了得。

從戈爾德的山城往山下看,遠處整齊排列的綠色植物是葡萄園,尖頂的樹是柏樹,黃色的是麥田。一派和諧安寧的鄉村景色。

                         Roussillon(紅土之城)

去紅土城的路上意外遇到大片的薰衣草田,紫色的小花在陽光下開的旺盛,香味隨風傳來,有些令人眩暈。

幫三位自拍照的姑娘拍照,讓她們放開些,可以做些誇張的姿勢,她們扭捏不願意,我又說,要不,我說一二三,你們跳起來。她們更是齊聲反對。嗨,法國姑娘都是如此靦腆麽。

老媽愛花,愛薰衣草,讓她站在花田裏拍照,笑得燦爛。在國內,要看薰衣草不容易,地理環境的不同,喜幹燥陽光的薰衣草,不大容易種植存活。大面積種植成功的地方好像只有遙遠的新疆才有。七年前父母來溫哥華看我,我帶他們去BC內陸的osoyoos,在那裏意外看到了薰衣草,從此老媽就愛上了薰衣草。

臺灣也有薰衣草,但與我們常見的薰衣草品種不一樣,且零星少的可憐,稱不上花海。聽說浙江現在也有種植,規模和種植存活情形不得而知。現在能在異國旅遊途中見到這麽大面積的薰衣草花海,自然不能錯過,一定得多拍些照留念。

Roussillon一向以紅土土質聞名,由於這種質地細致的紅土是天然絕佳的燃料,故被拿來作為墻面的塗料。因此,整個村莊的房屋都用褐紅色的本地出產的紅土為顏料塗抹而成。

關於紅土城的紅土,還有段古老傳說。相傳古時一位名叫Sirmond的美麗女子,因為不能和其遊吟詩人男友終生,遂墜谷殉情,把此地染成了一大片紅土。傳說只是傳說,增加了人們對這座城市的興趣,但在二戰時期這個村莊參軍的青年很多,大多都犧牲了,所以紅土城又被稱作“用鮮血染成的小城”。由戴高樂親自簽發的征兵令至今還張貼在市政府門口。

城中的畫廊。

                              Ménerbes

離開紅土城前往Menerbes(彼得梅爾居住的村莊)的路上,見到村外路邊寫有Domaine(葡萄園)或Chauteau(酒莊)的字樣,於是把車開到小路上來到一家酒莊。

酒莊的房子從外觀看來很舊,也不大,停車時猶豫要不要進,一位長得像貝克漢姆的男子示意我進來,我想他應該是房子的主人了。我問他這裏是否有紅酒販賣,他點頭。

他從冰箱裏拿出了三只玻璃杯,用法語問我是否要嘗嘗酒的味道,聽不懂法語的我點頭示意。老爸要我不要多喝,要開車。我說又不是真的喝酒,只嘗一下味道。其實,我也不懂喝酒,嘗也是假模做樣的小小的一口。法國老板(其實應該說鄉下的農夫)很實在,往杯裏倒了不少酒,我都倒給了老爸。畢竟開車比較重要。

老板的兒子進了屋,他告訴我兒子的名字,於是我對小家夥喊著他的名字。孩子看著我笑嘻嘻的,把手放嘴裏一直吸允著。老爸把孩子抱起來一個勁地親著孩子的臉頰。我說別這麽親,老板不一定高興。但看老板的臉一直微笑著,想必他不介意老爸的行為。

老板的太太也來了,個子不高,身體微胖,面向很和氣。我問老爸要買酒嗎?老爸說當然。於是,我對老板說紅葡萄酒和白葡萄酒各一瓶。老板也聽不懂,看我比手劃腳的,明白了我的意思。問他多少錢?他指了指墻上的牌子,兩瓶酒家一起10.5歐。我拿出20歐給他,他問我有沒有50分(我猜的,法語聽不懂),我找了半天沒有,他太太回到屋裏拿出了零錢找給我。一筆生意在雙方都不懂對方語言的情形下做成了,皆大歡喜。屋子裏充滿了笑聲。

到達Ménerbes時已近下午兩點,村子很安靜,沒有什麽遊客。這個村子是作家彼得梅爾居住的地方。他的“山居歲月—普羅旺斯的一年”就是寫發生在村子周圍的故事。雖然他的觀點在法國當地居民看來不能完全贊同,因為當地人說他們不會像小說上說的那麽懶惰,做事拖拉。但小說問世後的確給普羅旺斯帶來了巨大的旅遊商機,而且小說的確也說出了當地居民的生活觀:美食,紅酒與悠閑的歲月。就像電影“美好的一年”中的一句獨白:“世界上再也沒有一個地方象普羅旺斯,人們可以不需忙碌,盡情的享受生活。”

和其他周圍的村子的熱鬧程度相比,Menerbes村子裏看不出現在是旅遊旺季,遊客很少,少到可數。漫無目的的在小街上走著,東瞧瞧西看看。老爸剛剛在酒莊喝的兩口酒起了作用,滿臉通紅,看到路邊的長椅坐了下來,說,你和你媽去轉轉吧,我在這休息休息。於是,我和老媽慢慢前行。

這個村子的商業氣息並不濃,為數不多的商店生意最好的屬冰淇淋店了。普羅旺斯的太陽炙熱濃烈,走熱了吃一口冰淇淋消暑又甜蜜。可我沒吃,怕吃了更渴。還是買礦泉水喝比較好。

村子裏的房子大多破舊,或者說久經瑞月風霜,有歷史痕跡的屋子大多如此吧。問了幾位遊客彼得梅爾的屋子在哪裏,他們說不知道。聽說彼得梅爾受不了世界各地來的旅遊常常來打擾,賣了這裏的屋子,又搬回了英國。也有人說他的屋子並不在村子裏,在更遠一點的地方。


 

或許村子裏的人達成了默契不告知外地人他的居住地址吧,這樣他們自己能維持以往的清靜生活,也保護了彼得梅爾的隱私。不過,看或不看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村子裏走過了,感受了小說裏描述的生活片刻不就夠了嗎。

離開村子前往Apt,我想在Apt把500歐的大鈔換成100歐的小鈔。到了Apt,顧不上遊玩,問到了銀行的地址,把車停路邊,自己一人前去辦理。

銀行很小,推門進入一轉圈的玻璃門,然後才能進入內部。問了銀行行員,她說這裏不能換,要到對面山坡上的郵局。再推門進入轉圈的玻璃門,不知剛剛哪個缺德的鬼放了屁,密閉的空間那臭味差點沒把我薰死。

到了郵局,更小的一間屋子等候了六七個人,大家不排隊,但都有默契先後秩序。輪到我一問,還是不能換。郵局的職員又把手指了指隔壁的一家銀行,讓我試試。還沒等我問完話,銀行的職員就說不行。

城市太小,沒見過500歐大鈔還是咋的,竟然銀行都不給換。真是郁悶。

上車時老爸問我換到了小鈔沒有,我回答說沒有。他擔心起來。我說沒關系,鈔票不能用,我還可以刷卡,只是想盡量把大鈔用了,就不用一直放在身上不安全。

路邊的景色一大片紫色不是薰衣草,是開較大朵紫色的花,成了一片,咋一看還以為是薰衣草。數大便是美,大抵如此。

麥浪,橄欖樹,薰衣草在這幅畫面中如此自然的搭配了一起。

這自然的畫面像極了梵古筆下的世界。麥浪與柏樹,活脫脫的天然油畫啊。

經陽光調和的色彩,強烈的視覺沖擊,怎能不讓感嘆普羅旺斯之美。普羅旺斯是個不缺太陽的地方。陽光從樹縫間流瀉下來,一碰就響似的,耀眼燦爛。終於明白凡高的畫作色彩為何永遠激情流溢。終於明白他孤獨的靈魂,想說的是什麽。在他清醒的時候,承受的是多少的苦痛,璀璨的星空下,他的愛至今依然真實存在。那時候,多麽希望有人告訴他,這個世界因為他,有-多-美!!!

備註:快到達晚上的居住地Manosque前去了一個大超市,買了許多水果,蜜餞,氣泡水,牛奶,優酪乳,蛋糕,夠路上吃好幾天的零食。這座城市比之前的所有小鎮都要現代化一些,應該是個交通要道,有鐵路通過,旅館臨近鐵路,很新,也很便宜,服務也好。反正有車,還是住在郊外較好,停車方便,居住便宜。是我此次的經驗之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