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漂流島嶼

關於部落格
清風的聲音,輕輕掃過地面。。。。
  • 61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歐游日記(15)南法普儸旺斯的小鎮,熏衣草,橄欖樹,及梵谷

因為時間只有3天的關系,我給自己制定的旅遊計劃如下。
第一天,住在Avignon(亞維儂藝術節),Avignon –Saint Remy de provence(聖雷米古城追隨梵谷足跡)-Maison de Sante Saint-Paul de Mausole(梵谷被關的精神病療養院)-Les Baux de Provence(雷柏古城)-Arles(亞爾看向日葵花海)- Pont d'Avignon (嘉德水道橋)-Avignon.
第二天Avignon- Abbaye de Senanque, Velleron, (賽南克修道院看薰衣草) -Sault(看薰衣草),-Gordes(石頭城)-Roussillon(紅土之城) –Ménerbes(彼得梅爾居住地)-村外看到寫Domaine(葡萄園)或Chauteau(酒莊)即可進入,其中Domaine de la citadelle酒裝就在村外-Bonnieux(奔牛城)。
第三天,Valensole(看薰衣草和向日葵花海)。Aix-en-Provence-Marselle(馬賽),坎城。。。

這個計劃是自駕旅遊比較容易完成的,我是參考了別人的旅遊線路與經驗總結出來的線路。如果你非自駕遊,在每個城鎮之間以公眾交通為代步工具的話,估計只能完成其中少部分的旅遊行程。另,南法的公路多為小路,每座城鎮距離並非很遠,所以路上耽誤時間並不會很久,但沒有GPS指路,很容易迷失方向的。

從日內瓦進入法國的高速路之後,並無明顯國界之分,但可看到曾經國與國之間的海關閘道。法國境內時常有交通警察躲在高速路的暗處,隨時測速逮超速的車輛,我曾看到此景,幸好我的GPS有速度提醒,遵守交通法規,警察也奈何不了你的。

有趣的是在一處高速路休息站吃午餐,麥當勞前排起了長龍。點餐的法國少女不會英文,雞同鴨講了半天,居然點餐成功。個人感覺不是少女看不起外國人,不願意說英文,是她真的不會說。通常吃麥當勞我不喜歡喝可樂之類的飲料,我會單點我要吃的餐。少女用法語問話,不用說一定是問我要點什麽餐。我用英文說3人,不要套餐。她嘰哩呱啦的又一陣法語,一定是問我要單點什麽。最後她又說了一句法語,看手勢即知道她問我是在店裏吃還是外帶,我用英文回答,帶走。OK,點餐成功。

法國人的英文程度是我此次歐洲之行發現最差的,比意大利人還差(個人感受),德國人的英文最好,據說在德國有62%以上的人都能說英文。這也是我親身感受到的。幾年前在日本旅遊,感覺日本人的英文就更差了,我問路遇到的日本人幾乎都無法用英文回答,看得出這些日本人很想幫你,可都對我說日語,最後不得已,看到跑步的白人,才算得到答案。

旅行中在各國遇到的人與事,可以幫你認識到這個國家的文化與人民,雖不全面,但也算是個人體驗。

今天在法國的高速路終於遇到收費的了,26歐元,是進入法國境內的路段到阿維隆的費用。之後的幾天,幾乎天天開始有收費的,法國,意大利,還真是哥倆比JB,一個D樣。英文水平也同是天涯淪落人啊。

汽車快到阿維隆時見到路兩邊的向日葵田,開得金黃燦爛。興奮的我一邊開車一邊看,沒有多余的手拍照了。

跟著GPS很快把我帶到Avignon,一進城就發現城市的道路很窄小,很多單行線,還有許多人在街道上擺攤,才知道今天是周日,集市時間。快開到旅館的時候,前方在拆施工的腳架,禁止通行。我把車開到其他道上,轉彎,希望GPS指引我一條新路。可開著開著,車又轉了回來。GPS此時是傻瓜,死心眼,只認一條道,不得已,我打開車窗,問路邊的行人怎麽開去旅館。那位年輕人沒有回答,二話不說,上前把禁止通行的牌子給搬開,讓我走。謝過之後,往前開,施工的人堵住車不讓我過。但在如此窄小的只能容納一輛車的車道上,我根本無法後退,也無法調頭。最後施工的人只得讓我過去。

剛剛經歷過被撞車的我在阿維隆如此窄小的車道上行駛,處處小心,很怕把車給碰了或劃了,看到路邊有一空位,想停在那,很難倒車進去。一路過的白人老者熱心的在車外指揮我,看得出來也是旅途中人,英文流利的“一塌糊塗。”終於,停好車,他帶著滿意的笑容離開了。

旅館是一座古老的石頭大樓改建的,氣派,古樸,沒有電梯。Check in之後,房間還沒清理好,把行李放在一樓,帶著父母開始普羅旺斯的第一站Saint Remy de provence。

                                           Saint Remy de provence(聖雷米)

聖雷米擁有普羅旺斯招牌的田野景致,匯集了歷史名人的名氣,進而發展成藝術與美食聚集的旅遊勝地。今天正趕上此城鎮的所有藝術家擺出自己的作品在街道上展覽,可以讓我們一飽眼福,真是幸運。

這是西方人眼中典型的華人形象吧。是否有好萊塢電影中花木蘭的影子?

庭院也被充分的利用,木雕,油畫與綠色植物相得益彰,各自精彩。

騎單車的人,簡簡單單,形意俱像。

畫風是天空與海洋的蔚藍,獨特。

城中的老教堂顯得有些破舊不堪,很好的搭配了這座城市的古樸。破舊不影響人們的虔誠與信仰。外在的表象終究會敗在內在的實質之下。一個人不也如此?華美的外表在內心的陰暗敗絮之較下,總是那麽不堪一擊。

迷路人正站在街角尋找下一個目標,我也常常如此這般的表演我的人生,站在我的舞臺上迷茫中尋找下一個目標。

累了,在街頭的椅子上坐一坐,喝口水,歇息一下。看看街頭的風景,看看行人穿梭在古老的巷弄,看看店外的服飾擺設,帶有地中海氣息的浪漫。

古老的雕像與泉水,1859年,這一串的文字與數字訴說百年前的一段歷史。 

這是在國內溫泉會館也常見的小魚吃腳上的死皮的遊戲。這種方法源自土耳其、中國和日本的魚類足療,讓腳部的死皮脫落,長出光滑皮膚。未曾想在南法的小城也發揚光大了。

在小街上,愛說話的老爸又和人聊上了。是一位華人,在小街上買了房販賣與西藏有關的藝術品。他說之前他在雲南開店,認識了去那裏旅遊的法國姑娘,結婚後就搬到這裏來了。他說這個城市只有他一位華人,他很喜歡這裏,他是來這裏旅遊時愛上這座城,於是決定搬來定居的。他告訴我周圍值得旅遊的地方,畫了草圖告訴我該如何前往,還說,晚上七點之後,如果我們還在周圍他可以帶我們四處看看。我怕耽誤他的時間,還是謝過告辭了。很佩服他,一個人來到異國他鄉,說不同的語言,感受不同的文化,吃不同的食物,方圓幾十公裏就他一位華人。或許,這就是愛的力量。


聖雷米的城外有一座精神病療養院,著名印象派畫家梵谷(Van Gogh)在1889年割掉自己的耳朵,在醫生的建議下從阿爾勒移居至此。或許是聖雷米讓凡高畫出了人生旅途最後那一段的絕世珍品,他在此居住的一整年期間,也是他畫作的最多產時期,尤其那幅經典的向日葵畫作就是在此完成。也因為梵谷的居住,從而造就了聖雷米至今的濃濃藝術氣息。


這是精神病院外的高大圍墻,周圍棵棵橄欖樹與柏樹將其包圍。橄欖樹與柏樹常見於梵谷的畫作之中,是普羅旺斯地區最具代表性的植物。

在精神病院裏,即使時常飽受病癥的摧殘,梵谷仍然完成了150幅畫與素描。在精神病院裏,他不被允許在戶外寫生創作,但並不因此而停下畫筆,持續在病院裏創作了“兩棵柏樹”“聖雷米的風光”“橄欖園”等作品。

這是精神病院外的薰衣草田,此時花兒正開放,經清風的撫摸後,散發著迷人的芬芳。

樹之心,花之語,引向二樓的方向。二樓是梵谷發病時居住的房子,從窗子望出去,薰衣草田,麥田,橄欖樹與松柏相互呼應。

椅子與床等不到主人了,只留下當時的情景讓遊客進入時空隧道,與梵谷來一場生死的心靈對白。

記得在臺北的博物館看過他的畫作展覽,站在他的一幅畫“麥田裏的柏樹”的畫作前,是一種血脈澎湃的感覺。藍天,綠柏與金黃的麥田,像熱烈燃燒的火焰,色彩強烈的刺激著我,我像被人用拳當頭一擊,霎時,淚水充滿了眼眶。

精神病院內的花園,一如梵谷當年居住時的樣子,雖經歷了戰火,也曾被作為集中營使用,但今天園內依然保持著他居住時的模樣。

普羅旺斯是個不缺太陽的地方。陽光從樹縫間流瀉下來,一碰就響似的,耀眼燦爛。終於明白梵谷的畫作色彩為何永遠激情流溢。終於明白他孤獨的靈魂,想說的是什麽。在他清醒的時候,承受的是多少的苦痛,璀璨的星空下,他的愛至今依然真實存在。那時候,多麽希望有人告訴他,這個世界因為他,有-多-美!!!

                                                  Les Baux de Provence(雷柏古城)

雷柏城是位於巖石山區的一座小山城,建於10世紀初的防衛碉堡,以極富特色且保持完整地石砌村舍建築聞名。

這是城外的橄欖園,被一大片蔥郁的葡萄園包圍著。說到橄欖樹就想起三毛的那首“橄欖樹”歌曲,其實,橄欖樹並沒有流浪的意思,橄欖枝倒是和平的象征。或許當年的三毛為了尋找心愛之人,浪跡天涯,在西屬沙哈拉,終於找到夢中的愛人,即夢中的橄欖樹。而橄欖樹在這一地區是極適合生長的。於是,橄欖樹便成了三毛的流浪之樹。

如今的雷柏城早已是觀光化的商業小鎮了,街道中紀念品店林立,但凡芳香產品,棉織印花布,到處都可買到。

在小鎮閑逛偶遇摩納哥王妃,我是說照片,是墻上巨大的王妃照片吸引了我。原來這裏正在舉辦葛麗絲‧凱莉 (Grace Kelly 1929~1982)的影展,曾是好來塢明星的王妃,生前非常喜愛這座小鎮,常來此旅遊。

網上找到有關王妃葛麗絲凱莉的生平,王妃一九二九年出生於美國費城,父親是富有的砌磚工人,凱莉長大後到紐約的戲劇學校學習表演,畢業後旋即在演藝圈中嶄露頭角,成為美國五○年代的女伶代表、優雅的代名詞。

葛麗絲凱莉在一九五四年以《鄉下姑娘》(The Country Girl) 一片獲得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同年,她飛往法國參加坎城影展,認識了當時的摩納哥王子雷尼爾(Prince Rainier),兩人墜入情網,並在一九五六年結婚。葛麗絲凱莉的名氣與氣質讓摩納哥子民瘋狂,她的老東家──美國米高梅制片公司,更將這場「世紀婚禮」拍下,放送到全世界。

葛麗絲凱莉婚後第二年即產下長女凱洛琳(Caroline),第三年又生下小王子亞柏特(Prince Albert),一九六五年,第二位公主史蒂芬妮(Stephanie)誕生。她堅持讓三名子女接受正常教育,小王子亞柏特就經常在她的安排下,回美國參加夏令營。

婚後的葛麗絲凱莉除了盡力扮演王妃的角色,也陶醉在藝術及詩作上,還拍了兩部電影。不幸的是,一九八二年九月十三日,她與麽女駕車從法國返回摩納哥,途中車子翻覆在山路上,史蒂芬妮受傷,王妃則陷入昏迷狀態,翌日即宣告死亡,享年五十三。有的摩國人說,車禍當時,車子是由小公主駕駛,皇室為了保護公主,遂對外宣稱王妃是駕駛者。真相如何,恐怕已難釐清。

                                                             Arles(亞爾)

接著去亞爾。也有人把Arles翻譯為阿爾勒。Arles從羅馬 時期開始便是一個重鎮,整個市區被羅納河一分為二,而城裏城外到處是羅馬時期的遺跡,兩千年來的建築散落在城市的各個角落。

這座城市也是梵谷居住過的,他的影子無處不在,這座城市也因為梵谷而充滿傳奇的色彩。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羅納河的星空”以及“星空下的咖啡館”。

停好車正猶豫如何付路邊停車費,坐在椅子上休息的貌似流浪漢的人告訴我今天周日不用付費。還真是熱心。

共和廣場始建於15世紀,四周古老的建築比比皆是。走進廣場首先視線被廣場中的方形尖塔所吸引。這個方形尖塔以土耳其花崗巖石料制成,原來位於羅馬戰車劇場,17世紀移來至此。是珍貴的古羅馬遺跡。

這是聖托菲姆教堂,在此可見到精美的“最後的審判”雕刻。而前方的市政廳建於17世紀,可欣賞到裏面典雅細致的石雕。

這座城市很悠閑,年輕人聚集在廣場閑聊,老人也聚集一起閑話。為了找阿爾勒醫院,我問了幾個聚集一起的老人,老人聽不懂英文,笑嘻嘻的用手指指不遠處的一位老人。我走過詢問,這位老人還是聽不懂。我只能去問一邊正在踢足球的年輕人。還好,總算有人明白了我的問題,然後指了指面前的路牌,給了一個方向。

阿爾勒醫院是梵谷割掉自己的耳朵後住的醫院,後來他的精神狀況惡化後也在此住了一段時間。為了減輕壓力,梵谷在此提起畫筆,畫了五彩繽紛百花盛開的花園。可畫中依舊可看出醫院禁閉的氣氛。今天的醫院已經改建為文化中心,花園刻意保留了梵谷當年筆下的面貌,尤其是花園四周的建築與畫中一樣。

梵谷是精神病,他看見了世間極端美好的事物,是一種純粹的美。我們太正常,我們看不見,或者說我們看見的美參雜了太多的妥協。他沒有。他燃燒自己的生命向人們描繪世間的美好,他用盡所有力氣向人們傾訴他對美好事物的熱情與愛。

                                                                     梵谷咖啡館
離開阿爾勒醫院,去尋找梵谷咖啡館。路遇一對白人情侶,問他們怎麽去,他們似乎沒聽說過這麽一個咖啡館,拿出手中地圖不得其解。謝過,自己去找。又遇到一對中國女留學生,正騎單車旅行。問了他們,也不知道。於是,漫無目的的亂走。

忽然看見眼熟的黃色遮陽篷,這不正是梵谷咖啡館嗎。剛剛遇到的白人情侶正向我招手,說這裏就是你要找的地方。哎呀,那兩位中國女留學生也正好騎車到了。真是巧了。
 

和她們聊了一會兒,她們告訴我她們的學校在巴黎,在凡爾賽宮附近。她們一個來自雲南,一個來自四川。之前幾天,他們沿著南法的海岸線騎車旅行,從尼斯到坎城,再到馬賽。今天剛騎到這裏。她們看我帶著父母旅行,說我真幸福。我叮囑了她們旅行要註意安全,她們就和我告辭了。

我想幸福的是她們這一代啊。現在中國經濟的發展讓年輕的她們能自由的選擇自己今後的道路,不用擔心在國外留學時的經濟壓力。由此,我想到在紐約的小妹當年的留學生活,家裏沒錢供她讀書,她不得不自己出外打工,去Motel當清潔工,在學校食堂做鐘點工,照看病入膏肓的老人,為老人洗衣做飯。。。。。而一天的食物只有一顆蘋果。就這樣小妹在美依然讀了雙碩士,最後進入紐約的市政府,當了一名主管。苦盡甘來,努力的人終有出頭的一天。

扯遠了。

梵谷咖啡館是梵谷曾在此作畫的地方。他在此畫過內外兩幅畫。他連續用4個晚上的時間待在這家咖啡館用紅色和綠色呈現出絕望的氣氛,並說:“這咖啡館是讓人自毀的地方,人在這裏會發瘋或犯罪。。。。。。”1888年9月,他又在這家咖啡館外畫出了“星空下的咖啡館”。他用黃色描繪燈光與遮陽布,用深藍色描繪夜空的深邃,大膽的用色,強烈的對比,畫出了屬於他個人眼中的美麗咖啡館。
 

如今,這家咖啡館雖盡力保持原樣,但早已不復往昔的寧靜。據聞臺灣有4 個旅人特意去吃了這家咖啡館的食物竟然每人都一瀉千裏不能停歇,也有人說這家咖啡館經營不善要倒閉出售了。難怪我們到達時,咖啡館小姐不停的向我們推銷,拉我們入座。當然,臭名一旦傳出就很難挽回,我不會進去品嘗。在外停停看看,與凡高的時空對接片刻,足矣。

返回阿維隆的時候已近黃昏,路過一片向日葵花田,太陽西斜,正用最後的溫暖余暉,把向日葵花照亮。六月的法國,天長夜短,此時節,是適合旅遊的季節。

夕陽西照的阿維隆古城,很美。行經古橋,陽光的余暉映照在古老的建築物上,是溫暖的感覺。駕車的我無法拍照,就讓我把這一瞬間的美,留在腦中,記在心裏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