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漂流島嶼

關於部落格
清風的聲音,輕輕掃過地面。。。。
  • 61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歐游日記(14)行走在瑞士馬特洪峰的山路上。。。。

高納冰河出現了,冰河的腳下有黃色的露營帳篷。在這樣的環境中紮營,真是爽歪了。

山頂到了,下了火車,寒風迎面撲來,雖有陽光,氣溫可感受的溫度怕是只有2到3度。帶著父母四處走走看看,360度的環景無敵風光,眼睛忙不過來了。綿延的山脈與冰河相間,正面是4478米的馬特洪峰,還有小馬特洪峰(3883米),左手邊有布賴特峰(4164米)及瑞士最高峰羅薩峰(4634米),視野遼闊,景色壯觀。

冰川下的堰塞湖因湖水中礦物質的緣故,呈現淺綠與灰色,有些湖面甚至還未解凍。高山上的氣候與山下的溫暖世界的確是不同。

遊客陸續開始多起來,聽口音大多是日本來的遊客。他們在導遊的安排下排排站和瑞士的大型聖伯納斯犬合照。聖伯納斯犬是一種體型巨大,身軀強壯且頭型稍大的狗,它的祖先原居住在海拔2500公尺高的阿爾卑斯高山上。聖伯納斯犬壽命大概8~10年,個性相當溫和,忠誠。對於飼養它的主人很聽話,不會隨便攻擊人。這種犬也是阿爾卑斯地區相當有名的高山救難犬。眼前的這支犬看來相當憨厚,似乎和救難聯想不到一起。註意到犬脖子上背的小酒桶沒有,裏面裝的是像白蘭地等的烈酒,因為聖伯納斯犬身上厚重的毛可以禦寒,讓他能在惡劣的環境中長時間搜救,但當聖伯納斯犬找到迷路或遭遇山難的遊客時,脖子上的烈酒就可以讓遊客喝了防止失溫。

在如此高海拔的山頂有一家豪華的旅館和餐廳,這竟然是瑞士境內最高海拔的旅館和餐廳,網上查找了一下價格,兩人包括早晚餐才260瑞士法朗,居然比我在策爾馬特訂的旅館價格還便宜,有些不可思議。不知信息是否過時。旅館的後面有個海拔3131米的觀景臺,有絕佳的視野欣賞群山的美景。正當我和父母在尋找人給我們拍張合影照的時候,上來一對年輕人,看樣子像日本人。詢問過後知道他們來自香港,於是老爸和他們閑聊起來。
 

我老爸喜歡找人說話,這是他的優點。他的話有時候又很多,有點啰嗦,這是他的缺點。在這對年輕人剛爬到山頂時我老爸就說要找他們幫忙拍合影。我說不要去打擾人家。但看兩人都笑嘻嘻的,人都很nice,還是去打擾了。這一打擾,兩人便成了我一路健行的旅伴了。
 

山頂的照片拍得差不多了,旅館裏的購物中心隨便走走看看,溫暖溫暖身體,告知父母一會兒下山乘坐火車的註意事項,我便健行下山了。詢問了車站售票員現在的季節山頂的積雪是否可以行走,得到肯定的答復後,邀上剛剛認識的香港來的小夫妻結伴下山了。

從山頂的Gornergrat走到Riffelberg,一路都是下坡,非常好走。我們邊走邊聊天,看到角度不錯的馬特洪峰就停下來拍照或互拍。雖然有時候路標不明顯,但沿著鐵路線邊走絕對沒錯,不會迷路。

途中看到紅色的火車又上山了。

阿爾卑斯山的植物,高海拔地區多是地衣類的,藍色的龍膽我認識,紫色的花我見過,卻叫不出名字,這類的花朵在臺灣的高山上也有,其他的植物或花朵我就孤陋寡聞了。但不影響我欣賞她們的心情。美好的花朵生長在惡劣的環境中,是生命的一種堅持,是堅忍不拔的頑強勇氣,對我來說,能見到她們是一種對生之渴望的感動。

走過Rotenboden,陸續能見到從山下往上爬的登山客正賣力的爬著,和他們相反的是我們以及一行日本遊客是從山上望山下走,輕松多了。忽然前方出現一群羊,慢悠悠的在山坡上吃草,其中一只小羊見到我,徑直走到我身邊,用它的頭往我身上蹭。我蹲下撫摸它,它就往我懷裏鉆,還真把我當成它媽了,可我那裏吸不出奶水啊。哈哈。

再走過一片陡急的巖石坡,便見到Rfiffel-see湖了,它是由大小2面湖組成。當我們走到較大的湖泊時因為風比較大,看不見馬特洪峰的倒影。沿著湖畔走到小利菲爾湖,等候了許久,偶爾湖面平靜,抓拍到馬特洪峰的倒影。

過了湖繼續往前走,起霧了,瞬間就迷失了山景,一陣風吹過,馬特洪峰又露出尊容。此時的道路標示是岔路,右邊是下坡的小路,左邊則是平坦的山路,但請選擇走左邊的山路。途中遇到雪坡,香港來的小夫妻倆愉快的玩起雪來,抑制不住的興奮之情躍然臉上。

接下來再次走到岔道時要走靠近鐵道的小路,很快便走到Riffelberg了。此時有滑翔傘在眼前出現,紅色的傘面點綴在群山山嵐間,是勇者的遊戲。

Riffelberg是我們今天的終點。小夫妻倆要在這裏吃中餐,我則繼續乘坐火車下到山底和父母匯合了。

在車站找到了早已在此等候我的父母,已近中午。去旅館取了行李,坐上火車前往Tasch取車。然後前往日內瓦方向。途中在高速路的休息處吃了午餐,詢問了瑞士Avis有關汽車的替換問題,車行建議我不要換車,因為汽車的機械沒問題,開回到慕尼黑還車可以節省一筆異地取車費用,雖然車門的開啟有一點點的困難,但只要側身鉆出車門即可。再說汽車的外觀一點也看不出曾被撞車的痕跡,那位瑞士大叔還真是會撞啊。

到了日內瓦,日內瓦湖是一定要去看看的。而日內瓦湖邊的巨大噴泉即是日內瓦湖的代表了。看過別人拍照時的創意,發覺旅行創意拍照是挺有趣的。在遊覽瑞士日內瓦湖讓老爸站好,我設計拍老爸嘴吐噴泉。老爸年紀大,身子站不穩,一直亂動,又怕他摔倒,讓老媽用手撐著他的背。好不容易拍了這張照片。而讓老爸拍我時,我身子挺直了半天,他手拿相機不穩,總對不齊我的嘴和噴泉,後來勉強才拍了張我鼻子往外噴水的照片,被葉子姐譽為鼻涕大王。

旅行中的拍照,樂趣多過成果。是加深記憶的方式,也是日後回憶的基礎。定格住的瞬間,定格不住的人生。

日內瓦湖畔是年輕人的天堂,曬太陽的,遊泳的,滑水的,出航的,打沙灘排球的人似乎同一時間都出來了,人頭攢動。炙熱的陽光下,是一派祥和的畫面。

晚上住在法瑞邊境的法國境內,總算領教了法國人差勁的英文是什麽樣了。諾大的旅館服務生的英文說出來讓人聽得一頭霧水,起初以為是自己的聽力差,聽不明白。後來因為房裏的床壞了,我下樓要求換房間,正好等在一位美國來的遊客後面。服務生一陣嘰哩哇啦的英文後,美國人直截了當的說,不知道你在說什麽,絲毫沒給服務生一點情面。服務生想再解釋,美國人手一揮,算了,不讓服務生說了。

明天要去法國的普羅旺斯了,很期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