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漂流島嶼

關於部落格
清風的聲音,輕輕掃過地面。。。。
  • 61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歐游日記(12)在蘇黎世,走失了父母。。。

爸媽邊走邊聊著天,聊到開心處,老爸的臉像花兒開放般舒展著。老爸說要在這裏給還在國內的親友買表,畢竟瑞士的表是世界著名的,質量是讓人放心。我則想買一把瑞士刀,為日後戶外爬山時準備。不知不覺走過了橋,走過了教堂,走到了瑞士最著名的商業大街班赫夫大道上。

班赫夫大道是從立馬特河西岸的中央車站前的班赫夫廣場直到蘇黎世湖畔的布克利廣場為止,約1.3 公裏長。此大道為世界知名的高級購物街。街道兩邊林立著百貨公司,名牌直營店,餐館和咖啡館,銀行及航空公司辦事處。雖然是商業大道,但從班赫夫廣場到班赫夫大道中央處的帕拉德廣場這段路面是電車用道,一般車輛無法通行,所以給人寬闊的感覺。

到處掛著瑞士國旗,咱一看還以為到了中國紅十字協會了。鏡子裏的我站在紅十字旗下,拍一張自拍照。

街邊綠樹成蔭,坐在樹下,來一杯啤酒,和三兩好友聊天,何其美好。

一路往中央車站走去,看了手表,看了瑞士刀,看了皮包,最終在幾個不同的店家買了手表和瑞士刀。在瑞士買東西,退稅只有5%,還必須在瑞士境內才能退,這給駕車行的我們帶來了不便。這是後話。好在在瑞士境內我們購買的非名貴瑞士手表,所購物品的總值也沒超過1000瑞士法郎,就算沒有退稅,損失也不多,可以忽略不計了。

看天色不錯,對老媽嘀咕了一句想再去湖邊拍照。老媽說,你去吧,我和你爸認識回去的路,一會在停車場等你。我看了看表,時候不早了,已近中午,就對老媽說,算了,下午去洛桑再拍吧。可能這句老媽沒聽見,在我替老爸買礦泉水的時候,老媽對老爸說了我的想法,於是,在我不知覺中慢慢前行時,回頭竟然看不到他們了。

我以為他們去了旁邊的百貨店逛,於是,在門口等了一會兒,依然見不到人影。我走進商店一陣好找,還是沒人。我急了。

大街上行人川流不息,熙熙攘攘,好像所有的人此刻都聚集在這繁忙的大街上了。滿眼望去都是行人,就是不見父母的身影。轉念一想,或許父母已往回走了,畢竟就這麽一條道,應該不難找到回停車場的路。於是,我就急急的往回走,到了酒店,下停車場,沒人,此時是中午12點半。或許父母年紀大,走路慢,應該沒這麽快回來吧,我想。等了又等,半小時過去了,還是沒等到人。伸張了脖子左顧右盼的我開始尋著來時路往回走,希望可以找到父母。

走到了廣場中心,目視著每一位走過的行人,尋不到父母的身影,但我依然樂觀的相信很快就能見到他們。可我一次次失望了。

從酒店到中央車站,來回我走了三趟,剛剛買東西的商店,每家我都進去了,包括剛剛買水的地方,是父母走失的地方,我都找了,就是不見父母的身影。我開始著急了,不住地大聲地嘆氣。這是我少有的對自己行為不滿的方式。我恨我自己剛剛老爸喝水的時候為什麽不等等他,而自顧自的往前走。我想到了父母找不到我,著急的心情該是如何的無助。在這異國他鄉,語言的不通會給他們帶來多大的不安感。

腦中出現的畫面是入夜的大街上,行人都退去了,只剩下父母孤獨的身影。這個時刻應該很容易找到他們。想到此,我又釋懷了,安慰自己說,大不了今天晚上一定能找到他們的。

第三次回到酒店的時候我求助了君悅大酒店的女服務生,讓她替我給警察局報案,告知丟失了父母。她一邊安慰我,一邊找到了她的主管。主管來了,人很熱情,對我解釋說在瑞士報案,一定要有危害到生命安全的案子警察才接受,不然,不予受理。我對他說,我報案的目的不是要警察出動替我全城找尋我父母,只是告知警察一旦有接到老人找不到地址的案子,至少讓老人知道到哪裏能找到我。可主管堅持說,這樣的案子要本人親自去警察局才受理。

主管陪我走出了酒店,問我是否酒店的住客,我說不是。他又問早上從酒店出來後往哪個方向走的。我說湖邊。他陪我走到了湖邊,很耐心的要陪我把早上所走的路再走一遍。我很感謝他的好意,說打擾了他的工作並勸他回酒店去。在我的勸說下他回去了,臨走時對我說,如果你父母來了,我會告知他們,讓他們在大廳裏休息。

此刻是下午2點半,我開始了第四次的尋親之路。在街上看到了警察,我說了大概的情形,警察說要我本人親自去警察局報案,他們是巡警,不管此類案子。在路人及警察的指示下,我終於找到了警察局。

警察正在受理一位華裔模樣媽媽的案子,她哭哭啼啼的說她走失了孩子,十來歲。聽她報案德英文混雜著,急切地心情很能理解警察不緊不慢的用筆記錄著,偶爾拿出紙讓她填寫。

二十來分鐘過去了,這個案子還沒結束,排在我之前還有一位白人姑娘準備報案。看了看瑞士警察的辦事態度,和加拿大辦理駕照的工作人員有一拼。我想,這麽下來沒有一小時怕是輪不到我,我還是自己找算了。於是,毅然的推門,離開了警察局。

已經找了父母3個多小時了,又饑又渴的我依然急切的在大街上小跑著。買了瓶水,邊跑邊喝,顧不得驕陽似火,渾身大汗了。

回到酒店,進入大廳,終於看到了父母,心便放了下來。此刻的他們正坐在大廳裏休息,喝著酒店提供的法國Evian礦泉水呢。我有些按耐不住自己的心情想責怪他們,但我能說什麽呢。

問了父母跑哪去了,老爸說,聽你媽講你想去拍照,我們就過了馬路走到對街上往回走了。我說,往回走不用過馬路啊,直走到底就是湖邊了,再右轉就是酒店了啊。難怪我回頭找你們,看不到你們了,原來過了馬路了。老爸說他記錯了方位,走了許多的冤枉路,最後好不容易才找到酒店,在路邊等你休息。來了一個白人比手劃腳的形容你的個子高,脖子上掛個相機,正在找我們。然後他找來了一位會說中文的白人姑娘,帶我們在這裏休息,拿水給我們喝,並說一切都是免費的。

唉,我很慚愧,原來父母走失的主因還是他們替我著想,為了讓我拍照才走失的。

感謝了酒店的服務員,替父母的礦泉水結帳時,服務員說不用付錢,是主管說招待你們的。感嘆啊,真不愧為五星級的酒店,服務好得沒話說。

驅車上路,原本計劃下午在琉森乘船遊湖的。現在少了3個多小時的時間,乘船遊湖是不可能了,那就到琉森的湖邊隨便看看吧。

父母經過剛剛走失事件,不太敢下車隨便走了。我說沒事,只要不走遠,視線能看到就不會走丟了,不然,來了不隨便走走,不算旅遊啊。聽我這麽一說,父母才下車跟著我走了。

琉森是依然保有中世紀風貌的古城,Kapell-brucke卡貝爾橋則是琉森的象征地標。它橫跨在四森林州湖流出的洛斯河上,帶有屋檐的木橋,全長200米,是全歐洲最長的木橋。

橋的中段設有燈塔兼眺望塔的水道塔,屋頂的梁柱上裝飾著描繪洛桑守護聖人生涯的100多幅連續版畫,很有意思。

這座橋1993年曾遭遇火災,燒毀了大部分,只殘留了北岸側面的一部分,由於市民的期望,隔年便復建了被燒毀的部分。

這是四森林州湖,從車站前的碼頭有遊覽船運行,可以前往瑞奇山登山口---菲茨瑙或威基斯以及皮拉特斯山登山口的。原本計劃是要在湖泊上遊湖的,這是最適合老人的旅行活動,可惜因父母的走失,不得不把此行程放棄了。好在父母的平安不是比任何精彩的旅行更重要嗎。

從琉森驅車去因特拉肯,不到1小時便到了,這是今晚的住宿地。因特拉肯意思為“湖間”,因為它位於布利恩茨湖與圖恩湖之間,是帶有優雅氛圍的阿爾卑斯觀光勝地。

住的民宿離主要商業大街不遠,晚飯是在離民宿不遠的一家泰式餐廳吃的。食物很可口,符合亞洲人口味,啤酒很醇鮮,帶有一絲的甜味,80多歐,一餐下來的價格立刻感受到瑞士的消費水平了。

晚風輕輕吹起,樂聲陣陣飄過。青青草地,悠悠山嵐,遠山又瞥見彩虹。少女峰此時正是猶抱琵琶半遮面,看不真切,更顯寧靜之美。

晚安,因特拉肯,美麗的城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