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2017,漂流島嶼
關於部落格
清風的聲音,輕輕掃過地面。。。。
  • 620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歐游日記(11)萊因瀑布與美麗夕陽

在加油站加油,租的柴油車還是很省油的,四天開了560多公裏,今天才第一次加油70歐。比預期的花肥少。回旅館吃早餐,然後帶父母再次來到Fussen小鎮上逛街。

商店10點才開門,小鎮的街上行人還是不多。估計這樣的小鎮要到中午才能熱鬧起來。想起了要換旅行支票,打聽了可以換匯的銀行,於是走了進去。

父母是去上海意大利領事館簽證時工作人員特意叮囑要在中國銀行換好旅行支票才能再來簽證。父母乖乖的聽話換了2000歐元的旅行支票,可在歐洲的這十天以來,沒有一家商店願意收取支票,問了N多家商店餐館旅館,無一列外的拒絕。旅行支票在歐洲根本就用不起來。不得已,今天在小鎮去銀行花了近40歐的手續費把所有支票都換成歐元現金了。找零錢的時候,銀行工作人員問我是否想要新天鵝堡的紀念幣歐元。於是,我拿到了幾枚嶄新的新天鵝堡紀念幣歐元。真是很棒的收獲。

另外,如果在中國換歐元現金,記得不要換現金面額超過100歐元以上的,因為在歐洲非常難用。在德國我買旅行箱因為金額比較大,商店還勉強收取了我500歐元面額的紙幣。在法國,意大利等其他國家,店員看到500的紙鈔就怕怕的,說,No,No.這時候,就算你身上有再多的現金,沒有小於100歐元的,只有兩個選擇,一,刷卡,二,500歐你就裝身上自個爽吧。

換好錢,老爸想買個咕咕鐘,這是德國黑森林地區的特產。於是走到一家墻壁上掛滿各式咕咕鐘的商店。商店老板耐心熱情的介紹著咕咕鐘,並親自操作咕咕鐘讓你試聽每個咕咕鐘音樂聲的不同供你挑選。

咕咕鐘的故鄉位於德國蒂蒂湖,位於德國西南部的黑森林地區。黑森林工業創於十七世紀的德國,據書典記載,由於黑森林冬季漫長,白雪皚皚,農人們在閑暇之余,以木頭為材料做出許多有用的器械及工藝品.大約在1640年的時候,有一對名叫庫茲的兄弟在他們的玻璃作坊發明了一個指示時間的儀器--世界上最早問世的黑森林時鐘 - 木架鐘。 地點就是靠近華爾道市(Waldau)的格拉蘇鎮(Glashof) ,制造了世界第一座黑森林時鐘。 黑森林時鐘的發展十八世紀的三十年戰爭而中斷。

1750年,法朗安頓.凱特爾先生(Framz AntonKetterer)巧妙地用風箱設計出咕咕鳥相似的歌聲,而完成了世界上第一座布谷鳥時鐘,黑森林時鐘業自此迅速發展,而後在鐘的結構和外觀上得到改良。

如今咕咕鐘的發展不僅有機械式的,還有電子式的了。當然,經久耐用的還是機械式的。老爸最後挑選了一臺機械式的帶有麋鹿造型的音樂咕咕鐘。每到整點和半小時,木屋的窗口都會有一只小鳥伸出頭來鳴叫報時,並伴隨著悅耳的音樂。鐘上的三個錘柄各司其能,但很重。這趟旅行的後半程都是老爸在照顧咕咕鐘了。老爸說,買了鐘,不僅可以聽報時看時間,還有音樂和小鳥唱歌,既有樂趣,也有回憶。日後,只要看到這個鐘就能想起這座小鎮了。

小鎮的悠閑從貓之步態就可見一斑了。

壁畫的墻壁,掛滿了鮮花的商店,很有情趣。

小巧的教堂。

後窗。

離開Fussen,上路去瑞士的萊因瀑布方向。今天開車感覺很不好,總覺得有事要發生,心裏慌慌不安。總理解錯GPS的示意路,高速路上錯下了好幾個路口,比原計劃多開了30多公裏。幸好一切都是我自己杞人憂天。

德瑞高速路上,大貨車很多,相比起法國和荷蘭,明顯感覺到德國經濟的發展與繁榮。難怪歐洲經濟共同體,德國是領頭羊。

到了萊因瀑布,停車時,詢問路邊行人如何投幣停車。熱情的瑞士人解釋給我聽,看我沒有瑞幣零錢,直接拿出自己身上的錢往投幣機裏投,然後對我說可以了,一小時。我剛說了句感謝,他人便離開了,留下了一句不客氣和瀟灑的背影。

萊茵河的水來自瑞士阿爾卑斯山,流經歐洲中部,最後註入北海。唯一出現落差的地方就是萊因瀑布。萊因瀑布是目前歐洲流量最大的瀑布,周圍區域形成了一個小型湖泊,最深處約為13米。由於水量豐沛,自從19世紀以來這裏就設有水力發電廠,因為這些電力的供應,使得附近的沙夫豪森得以工業化。不過,萊因瀑布比起美加邊境的尼亞加那大瀑布小了太多了,太小兒科了。由於去年帶父母去過美加邊境的尼亞加拉大瀑布參觀,看過世界三大瀑布之一的父母便打消了今天乘船的念頭。省下了時間去古城Schaffhausen轉悠,吃晚飯。


沙夫豪森位於萊因瀑布北方4公裏,自古以來就是萊因河畔水運交易興盛的城市,也是沙夫豪森州的州都,離德國邊境很近,街道的景觀也具有德國的風格。當我們到達的時候因不熟悉城市的交通,轉了好幾個圈。無意間發現了古城的中心,停好車,開始逛街。

晚飯也是在沙夫豪森吃的中餐。露天的座椅,一邊吃晚餐,一邊欣賞街景與行人,很愜意。餐館斜對角的房子上的壁畫很美,據說這裏的佛爾達街65號建於1566年的騎士之館的壁畫更是精美,是當時的屋主漢斯請當地的畫家特皮亞斯Tobias所繪的作品。

傍晚回到德國境內的旅館,下雨了。不一會,東部落雨西邊晴,空中出現了一道美麗的彩虹。老媽說還不趕緊出去拍照,興奮的我拿上相機,忘記了背包,獨自驅車追趕夕陽。一口氣開了十幾公裏才發現忘記帶濾鏡。沒時間開回去拿濾鏡了,彩虹拍的不甚清晰。

鄉村的空氣真好,一陣小雨飄來,洗去公路上的塵埃;一陣晚風吹過,帶來陣陣麥田的清香。偶爾有車駛過,車裏的人望著快樂的我,傻傻的站在小雨中拍照,怕是感染了他們,朝我揮手微笑。

想起了sting的那首英文歌,是一種幸福的感覺。“You'll remember me when the west wind moves Upon the fields of barley ,You'll forget the sun in his jealous sky As we walk in the fields of gold。。。。。。”

此時的我正站在金色的麥田前,望著天空,望著夕陽,望著彩虹,望著麥浪翻滾,感受著現世的美好。我不停的責怪自己剛剛為什麽匆忙間開車沒有帶上父母呢?這麽美好的時刻,沒人分享,好遺憾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