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2017,漂流島嶼
關於部落格
清風的聲音,輕輕掃過地面。。。。
  • 6247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歐游日記(9)告別Hallstatt

空氣微涼清爽,和著嘰嘰喳喳鳥鳴的只有後山上瀑布跌落深谷的聲音。湖面籠罩著一層淡淡的薄霧,如夢如幻。小溪穿過小鎮匯聚在寧靜的湖裏,隱沒了聲息。

天鵝高傲孤獨的在湖面遊弋,悠然的梳理著羽毛,在平靜的湖面撩起陣陣漣漪。

再次來到小鎮的最高處,看清晨時小鎮的美麗。有風吹過,樹葉歡樂的顫抖著,似歡樂的歌唱。

一個人從湖畔小徑往教堂方向上爬,先走入了一個墓地。無神論的我並不忌諱也不害怕,看到一個玻璃屋上貼著些骷髏的照片,想必這是進入真人骷髏洞穴的大門,門是上鎖的,不得其入。據說骷髏洞穴裏有一個木制的架上排列整齊地放著許多的骷髏,骷髏頭骨上寫著死者的姓名和出生年月,有的還畫有棕色花紋、綠色花朵、樹枝等裝飾畫。

墓地邊的教堂是公元748年建立的聖米高教堂,不遠處還有另一個公園1320年建立的耶穌教堂,聖米高教堂內有三個不同時期建造的祭壇,旁邊有一塊30平方米左右的墓地,排列整齊地埋葬著十來位死者。如今這兩處墓地已經成為世界聞名的旅遊景點,並稱為“骸骨教堂”。為什麽這個小鎮有這麽截然不同的兩處墓地呢?

因為哈爾紹特的空間有限,所有逝去的人的骸骨在埋葬十年後將被移出墳墓,放到山上洞穴中的骸骨館。頭骨先貼上標簽,再藝術性地繪上幾筆裝飾紋樣,這種做法從1600年就已開始了。

遺憾的是我來的太早了,只能獨自在露天的墓地轉悠起來。

朝陽冉冉升起,照亮了小鎮的山脈。我沿著湖邊往旅館走,感受到無汙染的陽光燦爛耀眼。這樣的陽光我相信在國內的雪域高原也是有的,太多的紫外線其實對眼睛並不好,需要帶防護UV的墨鏡。

在旅館吃了可口的早餐,遺憾的告訴旅館的老板這次待的時間太短,一天時間是看不夠小鎮風景的。老板也微笑的說我的行程的確有些太趕,至少再多住一天才好。同時歡迎我下次有機會再來。
 

不舍中離開小鎮,驅車80公裏,前往德國境內的Berchtesgaden。這裏有昔日希特勒在山頂建的別墅“鷹巢”,現為著名的旅遊觀光點。

一路風光旖旎,景色迷人。GPS把我領入窄小的山間危險路段,只能容一輛車行駛的山中小道,隱秘在濃密的森林之中,遇到對向來車,得退後讓道,一不小心掉下懸崖,便粉身碎骨了。我一度懷疑GPS的指示正確與否,後來終於上到寬闊大道,前有旅遊大巴行駛,猜想或許GPS指引的是一條捷徑吧。

“鷹巢”(Eagle's Nest)位於1881米的山頂上,地勢險要,是希特勒的手下為他建的一座行館,做為希特勒五十歲生日的賀禮。希特勒相當喜歡這個地方,因而也成為納粹的老巢,許多納粹高層核心人物,包括希特勒本人常流連於此地,使得此地的重要性不亞於首都柏林。希特勒喜歡這裏的另一個原因是離他自己的出生地布饒勞(Braunau)不遠。現已這裏已對民眾開放。

到達Berchtesgaden時,陽光很烈。我把車停在公用停車場,然後搭乘接駁車上山。每人票價15歐。在買票時需要選好上山的時間,到達山頂後也需要選好下山的發車時間以錯開洶湧的人潮。

“鷹巢”的入口是大理巖鋪設的隧道,大約百來米長,然後搭升降梯上升到山頂的本部。鷹巢內部原來的擺設,現已被更動,變成了山頂的餐廳。原因是當局極力避免極端右翼分子利用,一方面是為了與過去納粹時期劃清界線。但是仍有相當多的許多右翼分子帶著崇敬之情登上這個他們視為聖地的地方。現在的鷹巢是戰後重建的,百分之九十的原建築主體在1944至45年被聯軍轟炸後夷為平地。

德意誌第三帝國的一些政策是在這兒決定的,一些戰爭是在這兒策劃、指揮的,希特勒也曾在這兒會見許多貴賓。第三帝國崩潰前,希特勒的手下曾力勸他退守“鷹巢”,但為希特勒所拒。美軍也曾經懷疑希魔藏身此處,因此整片美麗的山林遭到無辜的馬拉松式轟炸。
 
鷹巢的寶物在美軍占領後劫掠一空,部分私人收藏品被捐出並放置於紐約大都會博物館供世人參觀,展覽種類包含餐具,希特勒私人用品,風衣,納粹黨黨務系統的服飾,徽章等等!

現在的遊客在這裏只能看到一個墨索尼裏送給希特列的一個大理石壁爐。而我更喜歡的是山頂的無限風光。視野相當好,可以俯瞰遠處的國王湖,甚至奧利裏的薩爾斯堡。

朋友說希特勒改變了世界歷史的進程,使得成千上萬的無辜生命葬送在戰爭的炮火之中。看過希特勒的自傳“我的奮鬥”的人都知道,希特勒當年曾被維也納美術學院二次拒絕入學。當時維也納的教授們大概從沒有想過他們的拒絕竟然會對世界歷史造成如此大的改變。如果當初維也納美術學院錄取了希特勒,成為一位藝術工作人士,甚至成為畫家,歷史將不會有納粹德國,將沒有二戰。那麽整個德國,歐洲,甚至世界將是完全不同的面貌了。

不過,誰知道會不會有另一個希特勒出現呢。

離開“鷹巢”再驅車20公裏便來到奧地利的薩爾斯堡。薩爾斯堡因莫紮特而聞名於世。也因其市區的風景,街頭坐落眾多的教堂,奧地利風格漂亮的建築與廣場,穿城而過的薩爾察赫河與霍恩薩爾斯堡而令人難忘。

1965年,好萊塢電影“音樂之聲”在薩爾斯堡與其附近的山區拍攝。故事是根據一個薩爾斯堡修女的真實經歷改編的。主人公的原名為瑪麗亞•馮•特拉普,她被派到一個奧地利家庭照料7個失去母親的孩子。瑪麗亞和孩子們組成了一個家庭合唱團在奧地利巡迴演出,她與特拉普男爵相愛並結婚。二戰爆發後中她們一家經歷千辛萬苦,憑借著唱歌,逃離了德國納粹占領下的奧地利。影片獲得了同年10項奧斯卡提名,成為全世界最成功的影片之一。如果你在城中漫步,很容易就發現許多在電影裏你曾看過的場景。這也是許多遊客來此旅遊的目的。

這是莫紮特的出生地,地點在格特拉依德路9號。1756年1月27日晚,莫紮特出生在這棟建築的四層。他父親是薩爾斯堡宮廷管弦樂團的小提琴手。他們家在1773年秋搬到位於馬加特廣場的家中居住前,一直住在這裏。在莫劄特故居,聆聽莫劄特的音樂,讓思緒回到200多年前的小屋,這位可愛的音樂神童,揮動著小手指在琴鍵上彈出撫慰人心的作品。

這是創建於774年的主教大教堂,莫紮特在此接受洗禮並擔任風琴演奏,著名指揮家卡拉揚的葬禮也是在此舉行。教堂外不遠處就是老城區最大的萊西登茨廣場。

沿廣場往前就是著名的霍恩薩爾斯城堡,城堡的山腳下有一聖彼得教堂墓地。電影“音樂之聲”高潮時被納粹追趕的特拉普一家就躲藏在此。

廣場上不知是被烈日曬紅還是喝酒漲紅著臉的街頭畫家正聚精會神的看著小遊客畫著,絲毫不在意眾多遊客的圍觀。

轉過街角,鏡子中是我和父母的身影。

馬蹄聲聲,踏碎寧靜的教堂後巷。我發現這是一家來自中東的遊客,正坐著馬車瀏覽市容。看著包著頭巾的孩子媽媽坐在後座,白人老者正無精打采的趕著馬車前行,讓我恍悟現在各地的遊客比列的改變。日本人少了,韓國人,中國人,中東人多了,這算世界旅遊格局的大變化嗎?

洗馬池位於去郊區的途中,也是電影“音樂之聲”的場景之一。

這是老城中的名品街,許多世界品牌均在此街上設店。也是全城最熱鬧的一條街。

晚飯我是在一家咖啡館吃的。書籍上介紹這家特馬塞利(tomaselli) 咖啡館面對老城區的阿爾塔。馬爾科特廣場,我是在幾個當地人的指引下才找到的。這家咖啡館的綠色條紋狀太陽傘與美麗的花朵很讓人印象深刻。書上介紹說這家咖啡館是莫紮特與卡拉揚曾光顧過的傳統咖啡館。我要了一份蛋包飯(Omlette)找了一個靠近窗口的位置慢慢品嘗起來。或許這座位就是莫紮特曾坐過的地方?
 

咖啡館的音樂正傳來Concerto No. 26 in D Major for Piano and Orchestra, 我想象著200多年前莫紮特進門的身影與十幾年前大指揮家卡拉揚出門的身影交疊,穿越時空與兩位音樂家的靈魂來一次近距離的交會。這是多麽幸福的相遇啊。

薩爾察赫河上的莫紮特小橋也是電影“音樂之聲”裏瑪麗亞與孩子們一起唱歌穿過的小橋。時間已然過了47年,那涓涓流淌的長河裏流過了多少美妙的音樂。或許再過47年,那些歌者已不在,你,我或許已不在,但小橋依舊,述說著曾經的故事。

夕陽西下,微風送來陣陣薔薇的花香。薩爾察赫河兩岸的人們坐在綠草茵茵的河邊,沐浴著晚風,笑聲,歌聲在飛揚。。。。。。

今晚,音樂將伴我入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