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2017,漂流島嶼
關於部落格
清風的聲音,輕輕掃過地面。。。。
  • 6247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北美日記(2011)(23)告別北美

吊橋之旅。父母是沒有恐高癥的,甚至老爸還有些冒險的個性,於是,我也遺傳了這一個性,總喜歡在戶外活動時往危險的高地爬啊跑的。雖然老爸總叮囑我別往那些地方去,可某些時候,一看到自然美景情不自禁的就會忘我,危險都置之腦後了。誰讓我是他的兒子呢。



站在步道上,看著棵棵大樹,感嘆樹木頑強的生命力,想象著多少年多少代之後這片山林是否還在呢?不是說2012世界末日?如果所有生命都消失,我寧願站在那天守候這一刻的到來。沒有永恒不朽,沒有世代相傳,一切的一切皆成虛無,就不必計較今日的得失了,這樣活著,雖然阿Q,但也快樂。

離開吊橋公園去北溫的lynn社區的Mall逛了逛,漸漸喜歡上這些北美的Mall購物環境,吃了著名的巧克力雪糕,便帶父母驅車走獅門大橋去Downtown吃韓國料理。

正是下班期間,進城的單線讓車河變成長長的溪流,一眼望不到盡頭。耐心是每個城市人必修的功課,除非你避開高峰或幹脆躲在家裏,否則,你註定要經歷一場車流之戰。


老媽愛吃“祖母屋“的大骨,看著熱騰騰火辣辣的大骨,心情都會大靚,一頓美餐之後,溫哥華的夜來臨。想起六年前帶著小妹,陪伴著父母,也是在“祖母屋”的美餐之後,在English Bay拍日落的日子,感嘆時光的流逝。人啊,真該好好的善待身邊的親人朋友,能相聚的日子不是永恒的,有了緣分在一起,便開心點,給彼此一個溫暖的回憶,多好。

給小妹電話,今天是她生日,問了她如何慶生,她郁郁寡歡的聲音表露了一切。我親愛的小妹,為哥的總擔心你的幸福與快樂,心地善良的你命運為何總那麽坎坷。我想,是上帝要考驗你的忍耐力與愛的無限力嗎?衷心祝福你在不開心的時候有力量可以支撐,可以依靠。未來的你一定是幸福快樂的。


2011年7月14日

打包好父母的行李,該出門了,去時代坊吃了早茶便是父母登機返國的時間了,送走了他們,心有些空蕩蕩的。去汽車服務中心,把朋友的車重新作了一次整理,然後去八百伴Food court點了杯飲料,坐著消磨時間。

對面正吃飯的老人我很面善,猛然想起是我在溫哥華時常常在各項活動中拍照的攝影家,他認出了我,說我的樣子變了,現在的樣子很好,健康。他說他還保留了我演出時的幾張照片。說話間,和他一起吃飯的星島日報的記者也認出了我,她很資深,曾在2000年我剛移民那年訪問過我,雖然那時她的報道把我寫的比較灰色,但那也的確是我那時的心理狀態。

她一直追問我現在如何,那首溫哥華華人熟悉的歌曲版權屬於誰,問我為何還不出CD專輯,問的我有些招架不住。人到了一個年紀,沖勁沒了,加上我懶惰的個性,真的覺得現在這樣的我也挺好。經她這麽一問,心中又泛起了陣陣漣漪。是啊,家人朋友的期待,我給扔去哪裏了啊?

她留給我一張名片,要我下次回溫一定通知她,她要作專訪,我便告辭。其實,下次如果我沒了成績,還是不通知她的好。

下午去耿姐家,把車從裏到外徹底清洗了,也打了臘。耿姐留吃晚飯,我說還要去朋友家拿我新換的駕照便告辭了。晚飯在Richmond的北京餐館吃的牛肉面,再去葉子姐家整理我存放她家裏的三箱雜物。扔了些不重要的東西,三箱並作兩箱,幾日後,這些什物又流落到KEN的家裏。未來認領是什麽時候呢?無解。

2011年7月15日

溫哥華今日小雨,14-17度,在夏日這樣的氣溫甚至有些寒冷,不過,對我來說,算舒適。一起床便給父母打電話,時間上算來,該到合肥的家了。電話通了,老爸說,還在北京。首都機場因雷雨大亂,現在是晚間十點兩老還在機場。老爸說機場90多個航班取消,原本已托運的行李要取出。飛機改簽到明天中午。原班航空公司要安排住宿後又取消,每人退200,排隊領錢,許多國人插隊,急得老外跳腳。國人的素質真不是一般的差。如果在中國遇到像日本那樣級別的大地震,可以想象領取救濟物品的隊伍是何等樣子。想想兩個老人,真是擔心他們。

吃了早餐,退了房,去漁人碼頭閑逛。陽光燦爛的碼頭,遊客不多,有些中學生在此集體出遊。一個華裔孩子有一句沒一句的找我搭訕,誇了我的相機,小小年紀還真會奉承。鉆進販賣花草的花店,看看花,看看草。曾經我在這家花店買過不少的香水百合,那些花現在正開放在葉子姐家門前的花圃裏,也存放在我記憶的小小角落。

冰淇淋是不能錯過的,Maple口味是我的最愛,雖然我知道甜食是肥胖之禍首,但回去再運動吧,先享受再說。

下午在Mall裏閑逛,學生打來電話,約好碰面的時間。於是,把車歸還,她便接上我去吃海鮮大餐。晚上又去了New westminister拿了我的信用卡,回到學生家聽她夫妻倆唱歌。

夜深了,學生叫來朋友送我去機場。機場告別的一幕讓我想起六年前告別的情景,她哭泣,先生在一邊安慰,我無所適從地拍拍她的肩旁,說,我還會回來。只是我的回來是再一次的告別。其實,人生不就是這麽來來去去告別間遺失了歲月麽?

2011年7月17日   臺灣


聽著“燃情歲月”的音樂,腦中浮現的卻是“大河之戀”的畫面。看著從旅途中帶回的地圖,幻想著現在的我置身於大山之中,盡情呼吸著充滿松香的空氣。這種蒙太奇式的畫面錯覺久了,會不會就真的讓自己有回到山林之感。小提琴的雙弦奏出的和聲,是孤獨的,就像那天在山裏聽到的吉他聲,應景的,些許的蒼涼。

開始想念旅途中的日子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