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2017,漂流島嶼
關於部落格
清風的聲音,輕輕掃過地面。。。。
  • 6232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北美日記(2011)(20)冰原大道

看到路上搭建的立交橋嗎,為何橋的上方用鐵絲網圍起來而沒用欄桿,為何橋上鋪滿了草皮,種植了小樹?如果你的答案這座橋是為行人而建的你就大錯特錯了。其實,這是為了動物通過高速路而建的橋,以免動物穿越高速路被車撞倒,造成人與動物兩敗俱傷的慘劇。

到達路易斯湖的時候,天氣陰沈著,但已比兩周前帶朋友來的時候狂風暴雨強多了。洛基山的天很難預料,山區多風雨,此刻,沒有下雨,已經感恩了。

湖邊的鳥兒因著人的友善而變得嬌縱,我詳裝手裏有食,不明就理的鳥兒上當的飛進我的掌心。如果我把手輕輕一握,怕它是插翅難飛了。

人們來到路易斯湖總不會忘記留影,這位白人孩子顫顫悠悠的爬上湖邊的巖石,強裝出一個燦爛的微笑。


這些年來,路易斯湖的城堡酒店越來越商業化了,大廳裏的商業街進駐的商店也越發的多了起來,少了往日的寧靜。以往從城堡酒店一樓的大落地玻璃窗望出去,可以看見美麗湛藍的湖面以及冰川的全景,現在因為室外多了個露天咖啡吧,太陽傘撐開,玻璃窗望出去只剩下邊邊角角的遺漏景色,讓人大感遺憾。

好在室外還有那麽多美麗的花盛開,可以讓你放松心情,安定下來。

早些年前常常可見湖邊一位吹長管笛的白人老者,吹奏著"amazing Grace"之類的音樂,給遊客極深的印象,但這些年已不見他的身影了,現在,城堡酒店的大廳裏多了一位彈豎琴的女子孜孜不倦的在酒店裏演奏著她的音樂,和善的與每位遊客合影,也給每位遊客留下點有關路易斯湖的記憶。

夢蓮湖距路易斯湖15公裏,也是一座美麗的湖,尤其湖水的顏色,留給人極深的印象。夢蓮湖畔是十峰山被采用為加拿大20加元紙幣1969年到1979年版本的背面圖案。可惜,此時少了藍天作背景的群山,多了些陰郁的色彩。


一只碩大的Marmot從巖石縫鉆出來,好奇的看著我,我拍它,它氣定神閑的立定留影,然後又出溜不見。

到此一遊。


湖面有人泛舟,弄得我心癢癢。今天要趕往jasper,還有200多公裏的路程,沒有更多時間去瀟灑了,遺憾。

六年前我曾帶父母到此遊玩,想起了那時擺的姿勢,再來一張吧。六年前的我比較胖,六年後的我比較老。自然規律,無可抗拒,保有一顆年輕的心足矣。


冰原大道全長230公裏,把路易斯湖和jasper連接在一起。公路從路易斯湖開始,往北到達弓河山谷,穿過bow lake和peyto湖,之後,公路到達最高點,沿著米斯塔亞河,到達薩斯喀徹溫口,在那裏豪斯河與北薩斯喀徹溫河交匯在一起。冰原公路過了Saskatchewan river後,沿著北Saskatchewan河到達哥倫比亞冰原。之後公路穿越Jasper國家公園,翻過海拔為2,023米的sunwapta山口,一直延伸到到Jasper鎮。

Peyto lake海拔高度為1880米,湖泊面積為5.3平方公裏。公園的名稱來源於班夫地區早期的一個向導和管理員Ebenezer William Peyto。每年夏季,大量冰川巖粉流入湖水中,這些巖石的微粒使湖水呈現出明亮的的青綠色。Peyto湖也因此成為公園內受遊客歡迎的觀光地點。弓峰(Bow Summit)是冰原公路最高點,也是欣賞Peyto湖最佳位置。

到達Peyto lake的時候天是陰沈的,偶爾有陽光透過厚雲在湖面灑下一點光亮,一陣風吹來,又消失殆盡。不強求老天開恩給我燦爛的陽光,面對著澄藍的湖泊,身默默的立在綠意盎然的山間,心靜靜的漂浮在雪松香味飄散的空中,我已知足。


沿著冰原大道繼續前進,這一處的黑熊是我發現的。我停車拍它的時候,越來越多的車停了下來,加入觀熊的隊伍之中。

我不是獵人,我無法判斷熊的年紀,但此熊絕不是一只幼熊,單槍匹馬在山邊溜達的通常不是幼熊,幼熊是離不開母親的。


見到越來越多的人走近拍照,黑熊吃草的興致被打擾了,慢吞吞的轉身離開,留給我們一個黑黑的背影。


這一處是冰原大道的最高點,此處俯瞰山下的公路穿越氣勢巍峨的山脈,蜿蜒著伸向遠方,頓感人之渺小。人,面對大自然的時候,其實是最無力最弱小的。人定勝天是說著自己爽的,當龍卷風來襲,洪水奔湧,一個浪便會消失了你的生命。勝天是不行的,升天還比較快。:)

冰原大道被譽為北美最美的大道,是許多單車族的最愛。200多公裏的路程,路兩邊是無盡的風光,湖泊,冰川,瀑布,野生動物,不勝枚數。我想,有一天我是否也應該在此路上奔馳一次呢。


哥倫比亞冰原位於班夫國家公園的最北端,跨越banff和Jasper國家公園的邊界,並延伸到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哥倫比亞冰原的斯諾多姆是北美洲水文最高點,水從這裏開始,沿著哥倫比亞河流入太平洋,沿著阿薩巴斯卡河流入北冰洋,匯集到哈德遜灣並通過北薩斯喀徹溫河最終流入大西洋。在1893年到1953年期間,薩斯喀徹溫冰川消融了大約1,364米,在1948年到1953年期間更是每年以55米的速度消融。20世紀,加拿大洛磯山脈的冰川總計減少了25%。(網絡資料)

兩周前到達哥倫比亞冰原的時候天上下著雪,此刻的陽光燦爛讓我有些受寵若驚。藍天,白雲,冰川,多美的組合,令人欣喜。


過了哥倫比亞冰原,原本要去天使冰川的,可一路開往Jasper居然錯過了。到達Jasper時我翻開地圖,原來這部分的道路是有一部分並不交匯的,既然錯過了,就多些時間在Japser小鎮溜達吧。

小鎮在舉辦原著民圖騰柱完工儀式,讓遊客參觀了解原著民的生活及他們的圖騰柱知識,並為孩子們準備了各式的鉛筆作禮物,非常熱鬧。看完了儀式,想去乘坐馬車遊覽小鎮,看到馬車正好過來,一問之下,剛剛那趟馬車是今天的最後一班了。此刻才下午四點,天光還大亮呢。馬車小姐客氣的說,如果你要乘坐,明天中午來吧。這是什麽道理啊。放著到來的錢不掙,時間一到,準時下班,還真是北美風格呢。


遺憾的望望天空,山背後有一道彩虹呢。算了,吃飯去。

這頓晚餐,父母難忘,日餐,價格不菲,味道絕佳,父親說,從未吃過如此美味的日餐。

晚上住在山上湖邊的小木屋,景色不錯,蚊子超多,噴了驅蚊劑才好一些。好在,夜裏睡覺並無蚊子打擾,一夜好夢,對我來說,不容易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