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2017,漂流島嶼
關於部落格
清風的聲音,輕輕掃過地面。。。。
  • 6247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北美日記(2011)(14)黃石國家公園之3


途中遇到吃草的小鹿。看這只小鹿的姿勢也知不堪蚊蟲的叮咬。而我趴在地上拍照,老媽則在一邊不停的幫我拍打脖子上的蚊子。


經過Lower Geyser Basin,可見噴泉正在往上湧,蓄勢待發。每個到此一遊的遊人都立照存證。


途中又見到一只coyote,這種稱為郊狼的小動物,大多以更小的動物為食。它們的形體比真正的狼小,而行動卻不像狼,是單打獨鬥的。而狼多是群體行動,狩獵是他們的強項。

其實,黃石國家公園裏最有名的野生動物問題就是灰狼了。剛開始時,人們不清楚灰狼在黃石生態圈中所扮演的角色,以為灰狼只會危害遊客安全,而且狼皮有極高的經濟價值,便隨意把它們獵殺,以致滅絕凈盡。後來,由於沒有了灰狼,麋鹿的數量便不受控制,造成生態不平衡,引發出一連串的生態危機。最後,人們只好又從別處引進灰狼,並把它列為瀕臨絕種動物,直到今天,黃石國家公園裏的灰狼數目還在慢慢恢復中。


Upper Geyser Basin的噴泉地色彩是多變的,除去黃色白色的顏色之外,更多了些綠色以及褐色的細菌色彩。以至於那些流動的溫泉宛如掛在白色地毯之上的黃金河流。

Midway Geyser Basin是每個遊客必到的一處凹地。首先經過的是這藍色的池子。這一池的幽藍看得我有跳下去的欲望。

這艷麗的大膽用色,頗有印象派畫家的風格,想必是梵高從天而來,揮筆而就。 細菌,就是這麽的神奇,用它們的生命為你塗抹作畫。


這裏的噴泉都有很完善的步道,沿著木制步道行走,看溫泉在不同溫度下變幻著顏色,實在是神奇。


通常來說不斷有地下熱水補充的稱為Hot Spring,水流大致固定而不溢出的稱為pool,不斷噴發的為fountain,定時或不定時噴發的稱為Geyser。面積大的通常為pool或spring,但眼前這個大的驚人的池子竟然是Geyser。它的噴發周期是不固定的,據說上一次噴發是在二十年前的事了,威力相當的驚人。不知道它再次的噴發會在何時,想必這麽大規模的池子裏噴出的水柱會把幾個足球場的人掩埋吧。

誰有這個榮幸親歷它的噴發呢?:)

Midway Geyser Basin站在它的面前,其實是觀不到全貌的,如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為了一睹Grand Prismatic Spring的全貌,我驅車到Fairy Falls trailhead,停好車,走一段不長的trail,再爬一段不高的山坡,Grand Prismatic Spring的全貌便完全呈現在我眼前了。

如同天上掉下的藍色明珠,上帝遺落人間的一顆珍寶,Grand Prismatic Spring帶給我的是一種尋獲珠寶之後的滿足。那色彩給我的感覺,如此強烈,震撼。

七十歲的老媽也隨我一起爬上了半山腰,老爸則坐在山腳等我們。很佩服老媽的耐力,一路不停的走上山坡。希望我到了老媽的年紀,也能有這樣的好體力。

離開Midway Geyser Basin,到達老忠實噴泉的時候,一場噴泉秀剛剛結束。老忠實泉每隔30至120分鐘就會噴發一次,平均每70至90分鐘噴一次,每次噴發維時約一分半鐘至五分半鐘不等,噴發高度約五十多米。

據說黃石的地熱有稍微北移的跡象,老忠實泉也許真的老了,每次噴發的平均間隔時間越來越長了;相反地,在公園西部的Norris Geyser Basin變得越來越活躍了。那麽,就讓我們抓住機會,再看一眼老忠實噴泉吧。其實,這樣的噴泉給我的感覺還不及拉斯維加斯廣場的噴泉秀,那個配合音樂,把水柱噴向幾十米高的,隨著節奏飄舞的大規模噴泉,才是人類的奇跡,雖然是人為的。所以,到了老忠實總會給我一種錯覺,地下有多少的人正在忙碌的燒開水,隨時等候一聲令下,把噴泉向上揮灑。

買了霜淇淋坐在遊客中心大廳外的木椅子上等,搖椅搖啊搖的,不知覺的睡著了。醒來看到老爸老媽也各找了把椅子搖睡著了。反正下一場噴發要一小時,索性好好休息了。


看完了老忠實噴發秀,再去老忠實酒店看看。這個在1904年由Robert Reamer設計,僅僅用了自然的木頭和石塊就建成了豪華而舒適的酒店,是一個令人放松心情並可欣賞無盡美麗群山的地方。我留連在這個酒店裏,從一層上到三層,細細探究。我感嘆設計師的巧妙構想與建造者的靈巧雙手。


一群阿米什人在眾多遊客中非常引人註目。去年到美國旅遊的時候,我特地去了賓州他們居住的地區看看,了解了阿米什人的生活與習性之後,非常佩服他們幾百年來保持的特有的傳統。不用電對於現代人真的很難理解了。有著這麽一群守護著傳統生活習俗的人,給了我們現代人生活強烈對比的反思。比起這群人,我們真的慚愧。


出了酒店,我決定走一個四公裏的步道,去看一看美麗的Morning Glory pool.而一路走過去,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噴泉樂此不彼的噴發,各自精彩著。


Morning Glory pool據說是季節性變換色彩的池子,當它表面顯現為藍色,溫度為最高的時候,而隨著季節的變化,它會漸漸變涼,因此顏色也由綠色,黃色,甚至棕色。

快回到老忠實酒店前,正遇到一溫泉噴發,於是,我也噴了一次,用彩虹來依托。


找到了父母,驅車前往黃石湖,這裏算是黃石公園最後的景點了。這些天黃石公園之旅,大小景點基本都走過了,用平靜的湖水來撫平一下疲累的身軀,平復一下心情,是很不錯的。

Fishing Cone Geyser是極受攝影愛好者歡迎的間歇泉,這是因為一個1870年探索Washburn的人的故事而受矚目。那時候,有人在此釣了一只鱒魚,然後他把魚放入沸騰的溫泉水中,不需用鉤子鉤住,因為cone的形狀讓魚無處逃生。這之後,這裏成為極受歡迎的地方。許多旅遊者都稱這裏為魚池或燉魚鍋。 只是今天湖水遠遠的超過了噴泉口,幾乎感覺不到這是一口噴泉了。

黃石湖的噴泉有著清澈的藍,與湖水遙相對望,是深情的守候。


天色已晚,驅車回營地的路上,雲層聚集了起來,遠處傳來了閃電與雷鳴,開始擔心今晚父母的露營來了。祈禱雨水不要來,但這樣的雲層,雨水怎能不來。

到了營地,雨水劈劈啪啪的落了下來。雨中點燃了篝火,溫暖了自己的身體,也給露營的人們帶來些溫暖的光。下了熱面,草草的吃完,鉆進帳篷,內疚中再一次讓父母雨中露營了。想一想,與父母一起這樣的雨中露營已經是第三次了,真是愧對父母。但也正因為此,讓我與父母的記憶深刻。雨中的狼狽是一種特殊的體驗,比起星月當空的夜晚多了更深一層難忘的記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