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2017,漂流島嶼
關於部落格
清風的聲音,輕輕掃過地面。。。。
  • 6247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大山深處有櫻花

吃過午飯,在僅剩的幾棵櫻花樹下,留影。繆媽,張媽,珍姐笑臉如櫻花般燦爛。

驅車行在蜿蜒的山澗,可見臺灣櫻花鉤吻鮭在溪水裏悠遊。這一片的山景讓我想起了溫哥華,潺潺的流水聲伴著山兩岸的松濤聲,似聲聲對我的呼喚。是啊,許久沒有走入山林了,這山間的氣息,久違了。


繼續前行,至桃子園,見一樹白色的花兒開在燦爛的艷陽下。於是,停車,小跑至花樹前,周身頓時被花兒散發的清香包圍。真是清甜啊,分明是梅花的香味。五片花瓣圍繞著中心的花蕊,朵朵開滿枝頭,一樹的潔白。

午後的艷陽下,白色的花樹格外耀眼,卻又隱身於山澗的林子裏,毫不張揚的昭示著春天的來臨。

站在桃子園前回身遠望,隱約中似聽見貝多芬第六交響曲在風中清揚。櫻花,梅花,油菜花交相爭艷,藍天白雲綠草相互陪襯,涓涓清泉在心底流淌,一曲美妙動人的田園交響曲在空中回蕩。


見我拿著相機一直對著汽車玻璃拍,珍姐從車裏伸出腦袋很納悶。我說,我拍櫻花呢,於是,珍姐比劃個手勢,理解萬歲。


車行至農場終點,停好車,決定走一個來回8。6公裏的步道,去山裏看桃山瀑布。我想,這個開始的路段爬過武陵四秀的人都很熟悉,從這再往前走,就是吊橋了。


起起伏伏,從海拔1900多米上升到2270米,不能算有難度的登山步道,一路行在松林裏,暢快的呼吸著自然森林散發的氣息,真是感恩於心。

終於聽到瀑布澎湃的聲音,遠遠的便可見長長的瀑布如一條銀色的鏈帶掛在青山之間。反倒是走近瀑布,感覺不出瀑布的氣勢來,好像瀑布變短了似的,想必是觀看角度的緣故。


山裏的天氣,說變就變,剛剛還艷陽高照,一會兒便陰雲密布。走在下山的路上,渾身的汗水濕透了衣裳,一陣風吹來,不禁打了個寒顫。

向晚時分,該check in了。山間的木屋如不提前預訂是訂不到的,尤其是春花初開的季節。好在我們到達的時候,花期已過,且不在周末,還能拿到兩間屋子,算幸運的了。

木屋外的紅色**正怒放,小道的路燈已經點亮,在這寧靜的深山,點點燈光引領著每個路人的方向,溫暖著每一個遊子的心。

一杯紅酒,幾把花生,加上些許的牛肉幹,入夜的木屋,大夥聊興大發。喝了紅酒的我,不勝酒力,睡眼惺忪,迷迷瞪瞪便睡過去了。

睜開眼已是清晨六點二十,撩開窗簾,望向窗外,不知何時已是雨濕山林,花落滿地。獨自拿上相機,駕上汽車,駛往山林深處,我要獨享這份山林的寧靜,看花雨飄落滿地是否看得見心碎。


遠山雲霧飄緲,近花雕落滿地,我在這山間的花田,花樹前,來回奔跑,露水打濕了褲腳。總想多看一眼美麗的山色花田,把此刻的山色美景留在心底。



昨夜的雨,打落花瓣,流一地的花淚,燦爛心碎。是啊,花再美,也會雕謝,枯萎;生命,經過的日子,與愛相隨。足矣。

晨之山間,寧靜中有花的喧鬧與鳥的鳴啾。我置身於這片土地,看櫻花雕謝,蘋果花孕育,生命總是這麽生生不息,輪回,就像蜿蜓的江河,慢慢流過歲月。



回到木屋,叫醒了所有人,訴說清晨我一路的驚喜。

吃罷早餐,屋後的柳樹正抽芽茁壯,讓我想起了“春風又綠江南岸"的詩句。雖說早已過了立春時節,今春的故鄉依然充滿寒意,江南岸的春天遠未來臨。給母親打電話,母親卻惦記著我,說寒流來了,讓我加衣。母親,我是在溫暖的臺灣,再怎麽冷,也冷不過江南啊。

大陸臺灣一水間, 蜀山遠隔萬重山。 春風又綠江南岸, 明月何時照我還?

離開武陵農場,林大哥繼續帶領我們驅車上山,前往福壽山農場。山嵐漸濃,蜿蜒行在大山之間,時有美景顯現。

 


梨山,依然有櫻花盛開。農人們在擺放的攤位前,吆喝著我們購買他們的梨子。並非產梨的時節,無人心動。倒是我看著滿山的櫻花,樂了起來。

雨漸漸的大了,影響遊人的興致。可我覺得,無論怎樣的天氣都是自然的饋予,我當感謝。想起了溫哥華島上露營的那個雨夜,我帶著父母窩在小小的帳篷裏,看所有同行的夥伴們,潰逃。那夜,我是帶著對父母的愧疚入睡的,卻永遠的讓我記住那個和父母相互溫暖的雨夜。

看小鳥在櫻花樹間雀飲露水,小小的一幕,讓我開心。掛滿枝頭的水珠,被我譽為水果,珍姐笑話我,說,你這形容還真冷啊。

沒有關系,笑話冷點也是快樂。


福壽山農場大霧重重,幾乎看不清風景。山上吃罷午餐,四處走走。看蘋果王,果真是奇觀,雖然沒到開花結果的時節,光是一棵樹上嫁接出40多種蘋果,就可謂奇觀了。

海芋花正是盛開的季節,朵朵海芋,仰天長嘯般,怒放。


行至天池,望見一池黃色的泥水塘,讓我大嘆,毀了天池的美名。據說之前天池自然湧出的泉水,可讓人感受到天然之靈氣。後來,發生一場大地震,滿滿的天池水竟完全漏光光了。地震,可能在池底震出裂縫,不僅池水全數漏光,連原有的湧泉也移了位,不復存在了。

福壽山農場海拔約2200米,全年平均氣溫攝氏12度,是一處絕佳的避暑勝地。據資料顯示,蔣介石每年夏天,都會來到福壽山農場消暑,並住在行館內。而天池緊靠行館,於是,我們進入行館參觀,喝茶。

行館是一棟十字形格局的二層樓房。一樓有玄關、侍衛傳達房、中庭、書房、暫憩房,擺設簡單,裝潢簡樸明亮。二樓有外景觀陽臺及議事廳,四面都是落地玻璃窗,視野清晰四周並有座椅,可供蔣介石於天候不佳時在室內漫步。

我們在行館內溜達,四處走看,或許是太久沒有維修,許多的窗子都無法打開了。在二樓的大廳內,可見黃黃的天池水,及四周濃密的松樹。真是絕好的環境。

感嘆時空的不同令我等閑人可走入行館內喝茶,聊天。時間,的確可以改變一切


回臺北的路上,幾次停車,望山下的梨園農家在山坡地上開辟出道道z字形的梨田,不禁感嘆。人定勝天,還是尊重自然,時間便可證明一切。面對天災,我們渺小到如宇宙中的一粒塵埃,一陣風便可把我們吹散。

想想這些天日本發生的地震,海嘯以及核子威脅,人類究竟還要禍害自己生存的地球到何時才算了呢。真正的地震,海嘯死亡人數可以統計,而一旦發生核輻射,影響到地球生命,危害與損失便難以計算了。

知天不易,逆天更難。看來,人類真的要重新思考如何尊重我們生存的環境,還給子孫後代一個美好的地球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