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2017,漂流島嶼
關於部落格
清風的聲音,輕輕掃過地面。。。。
  • 6247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過去,今天之慈湖,花海農場,大溪老街

陵園裏一路可聞桂花的香味,讓我想起我曾生活的南京軍區大院裏滿園的桂花樹。記憶裏的戰友,曾經花樹下婆娑的身影,忙碌的采一樹的芬芳。而如今,一樣的香氣襲來,讓我恍如時空交錯,回到記憶裏的那段時光。

走過一段林蔭道,就是蔣介石的陵寢了。正好遇到士兵交接班,又欣賞了一回交接禮儀表演。

蔣介石的陵寢采中國四合院式的建築,紅瓦白墻的平房,頗似蔣介石奉化溪口老家的故居建築。進入院內,氣氛肅穆,門兩邊各有一侍衛不茍言笑,眼睛眨都不眨的挺立守衛著,引得一位小學生誤以為兩位是蠟像,不停的逗弄著,試探侍衛是否假人,讓周圍氣氛輕松不少。

老爸老媽只在蔣介石陵寢外朝裏望了望便離開了,因為我告訴他們進入房子是要對棺木行禮鞠躬的,這在臺灣是規定。於是,他們放棄。

走過陵寢,是蔣介石雕像公園。這裏大大小小豎立著成百上千的蔣介石雕像以供後人憑悼,也是大陸遊客在臺灣喜愛遊覽的景點之一。這些雕像或站立,或半身,或騎馬,神情有的威武,有的慈祥,有些形似,有些神似。只是歷史開了個大玩笑。今天的臺灣,綠黨已在執政期間拆除了公眾場合的蔣介石雕像,讓昔日的尊嚴,顏面掃地。真可謂此一時,彼一時。

那麽,人生何嘗不是如此呢。

此時,我忽然理解了詩人余光中的作品“鄉愁”,理解了那些大陸老兵們在和親人失散幾十年後回到故鄉時聽到鄉音那一刻的心情了。曾經在多少個午夜夢回時,他們想念故鄉倚門而望的白發爹娘,黯然淚流。而再相見,天人永隔,鄉愁難圓。

“。。。。
後來啊
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
我在外頭
母親在裏頭。。。”

                                                                  花海農場

出得蔣介石陵寢,行車不出50米右轉便是花海農場。農場占地約十五公頃,以花卉田園景觀為主,主要栽種季節性的觀光光卉,並設有動物撫摸區,以培養孩子們對動物的認識與興趣。門票,非假日,成人100元,停車50元。

沿著山坡拾級而上,放眼望去,一大片的花海,彩虹園就在眼前。

向日葵正是開放的季節,金燦燦的開的滿園滿谷,頗有溫暖的力量。

 

圓裏的規劃相當好,也很整潔。盡管天氣有些陰郁,花兒的色彩少了些許的艷麗,但這樣的天氣出遊,爬爬山坡,流流汗,還是很舒服的。只是潮濕的環境裏,我的腿又瘙癢了起來。日月潭的黑金剛啊,咬人真不是玩的,都一個多星期了,“紅豆冰”還沒消退呢。

對花兒,我少有研究,能叫得出名字的,更是屈指可數。但花兒的艷麗色彩,尤其是一大片一大片的一望無際,便有了視覺的沖擊。紅色,紫色,白色,粉色的花兒色彩交織著,在風中搖曳,彌散著浪漫的氣息。

許多臺灣偶像劇,比如“綠光森林”“戀香”“天國的嫁衣”等都是在農場取景的。這裏也是婚紗攝影者的最愛。從鋼筋叢林般的臺北逃離,尋找一個遺世獨立的風景而來到此地的人,都有一種遠離塵囂的感覺。讓自然的山林和花兒撫慰疲乏的身心,是現代都市人尤為渴求的。我想,這也是臺北附近大大小小的花卉農場以及與自然融為一體的民宿如雨後春筍般蓬勃發展的原因之一吧。

農場裏有一處蜜蜂屋。工作人員耐心的講解著養蜂的過程以及蜂蜜提煉的過程,並讓我試吃了蜂蜜,感覺花蜜的香甜濃郁。

農場裏有一家叫“梵古之家”餐廳,那裏的西餐我吃過,味道很不錯,只是老爸老媽不喜西餐,我便帶他們來到大溪老街嘗嘗傳統的中國食物了。


                                                                   大溪古鎮

不知什麽時候,天上淅淅瀝瀝的下起雨來。

車過大溪橋,從觀音寺前左轉,經過一片綠油油的田野,不遠處就是李騰芳古宅了,一座頗具中國清朝代表性的建築。據說,李家在大溪經商有成,很有聲望。到了李騰芳這一輩,他不熱衷於經商,卻熱衷於讀書,在他43歲時中秀才,51歲時參加鄉試中舉。由於李家地位的舉足輕重,大溪曾因李騰芳的中舉一度改名為“大科莰”。

李宅建於1862年,占地3000坪,進入宅院前有一個半月形的池塘,功能主要用於防火。由小門進入園內,首先看到兩對旗桿座象征中舉人的榮耀,只因歷盡歲月,顯得滄桑。穿過院落的矮墻,是院落的主宅,極典型的明清建築。宅子是連成一片的,屋子很多,每間屋子都是相通的,長長的,有些像地道的感覺。屋子裏沒有燈光,只有些微的亮光從窄窄的石窗投進。諾大的宅院裏只有我們幾個遊客,工作人員都不見蹤影,少了人氣的宅院多少顯得陰森。

宅院門前的一棵梨樹開了幾多花,潔白的,讓我錯覺現在的時節。雨絲飄落下來,如同江南的春雨,一樣的綿長而無聲。

匆匆瞥了一眼宅院,便驅車離開,去老街逛逛。

到了大溪,最值得看的自然是和平老街。那些巴洛克風格的立面牌樓,華麗的浮雕圖案,每每讓人稱奇不已。但說到大溪的特產,總會讓人想到豆幹,還有傳說中的“捏不破豆幹”。為了讓老爸老媽一睹“捏不破豆幹”的“尊容“,我們特意前往百年老店黃大目豆幹店。店長聽了我的問話,說了頗令我納悶的答案。

“現在‘涅不破豆幹’這裏買不到了,那些質量好的食品,都出口日本了。如果日本不要了,才能返銷臺灣。”一席話,透出點無奈。

這是什麽道理和邏輯呢?

由於店長在忙碌,無法解答我更多的問題,於是她推薦我去找歷史街坊再造協會的範煥彩總幹事。範先生熱情的接待了我們,一一向我解答了許多關於大溪的歷史與發展。

原來大溪鎮邊上的大漢溪早年是個航運要道。大溪山區的米、茶及樟腦等物資,經由大溪碼頭裝載上船,輸往中國大陸及海外。大漢溪航運全盛時期,喧囂嚷擾,熱鬧繁忙。日據時代,引大漢溪上遊溪水灌溉桃園臺地,大漢溪水量逐漸減少;而臺北、桃園間縱貫公路的完工,陸路運輸興起,大溪做為貨物集散與轉運的功能便跟著沒落了,碼頭古道也從此走進了歷史。

大溪鎮於清末就已具繁華市鎮的生活形態,日據時期實施市區改造計劃,拓寬道路,於是,當地居民就以牌樓立面裝飾門面。商家更以各種巴洛克風格的圖案以及吉祥的圖案來裝飾,因而造就了今日牌樓立面的華麗精彩。

你註意看到沒有,這些圖案都是有講究的。上面有店家的姓氏,雕有蟾蜍,取閩南語諧音,意為求錢。原本蟾蜍有四條腿,而這裏的圖案上只有三條腿,另一只腿被塞進屁股,意為錢從口入,只進不出。圖案上的瓶子都不是空的,插上牡丹,意為富貴。還有杏花,因為其為探花,意為中狀元。

大溪其實不產黃豆,為什麽這裏的豆幹是特產呢,這主要緣於這裏的水質。據說,同樣的技術,拿到臺灣的其他地方生產,豆幹的味道總不如這裏好。早年這裏物資貧乏,出外打工或出嫁的人很多,回鄉過年後,再出去總要帶禮物見見朋友,於是,豆幹是他們最好的選擇,便宜,又大方。久而久之,豆幹就聲明遠播了。

聽了範幹事的解說,我對大溪古鎮有了進一步的了解。隨後,立即出門,要了一大碗豆幹品和臺灣紅豆銼冰與老爸老媽一道品嘗起來。這些老街的特產與小吃,此時吃來,豆幹味道尤長,我品出了香味,嘗出了歷史,更體味了人情。


2010年9月10日   陰

父母來臺12天,轉眼即過,從紐約的簽證開始,到回國買機票,再到今天的自由行,其間經歷了許多。兩岸政策認知的不同讓兩老頗費周章的轉往第三地方可成行,大大的增加了出行的不便。聽聞兩岸自由行的協議最快在明年的元宵節有望達成,不知消息準確與否。總之,這是個好消息。

幸運的是伴隨著父母來臺的三個臺風,最終沒有進入陸地,這讓父母的出遊變得順利。一路的陽光藍天白雲相隨,也讓父母看到了臺灣最美的一面,這頗令我高興。臺灣,我生活了近五年的美麗島嶼,從最初來臺的不適應,到今天從心底的喜歡,發現真正的融入才能體會島嶼的風情與人情。

送走了父母,我也即將踏上祖國的土地,一些未知的答案將在進行中探索。路口,或左或右,或前或後,都是未知數。

未來,不管美麗島的命運如何,我都視她為我人生遇見的一塊珍寶。畢竟,我人生的旅程曾在此走過。一如美麗的加拿大,無論最終我回或不回,都不重要。那些路過的人,經過的事,看見的美麗風景終將一一烙入心底,變成美麗的回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