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漂流島嶼

關於部落格
清風的聲音,輕輕掃過地面。。。。
  • 6170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4返鄉日記(19)

2月18日 雪

    下雪天出門,街上的車少了許多,開起車來沒有平日那麽擁擠,進城所花的時間也少了許多。
    先去辦自己的私事。買了個皮夾,換了圍巾,接著去電信公司把電話卡剪小了些好放進昨日買的手機裏。與同學約定12點見面,我提早了20分鐘到達。
    12點到了,同學沒來,於是,打電話給家裏要同學的電話。出門急,早上找同學要了的電話號碼,我抄在紙上忘了帶出來。妹妹報了電話號,我撥出,同學說,以為你會打電話先告訴我時間呢。
    同學來了,30年沒見了,一樣的親切。同學的模樣沒怎麽變,倒是同學覺得我變了不少。席間一起聊大學時的生活,聊後來同學們各自的變遷。聊到一位好友,原本工作的發展勢頭看好,已準備提拔為省級領導,卻栽在了利益的手上。我倒覺得他是被小人設計了。為他可惜。
    聊著聊著,飯菜都涼了,依然止不住地話題。同學說想辦個30年同學的聚會,我沒有附和,也沒有反對。這是我的個性,一切順其自然。同學聯系上了,辦了,我會參加。不辦,也不可惜。各人過各自的生活,精彩與否自己知道便好。

   

 告別時揮揮手,說好了,微信聯系。

    下午去了萬達天鵝湖城買了些衣服,服務生認出了我,說,夏季我和媽媽來過。真是好記性。一年只來兩次都遇著了她,還記得我。是個售貨員的好材料,日後自己做生意也會是好手。

    晚上兄弟姐妹到齊,一頓豐盛的告別宴。爸爸媽媽總會在這樣的場合說些應景的話,讓人傷感。天涯人,在人生旅途中,分別自然是常態。守在父母身邊的孩子總想離開,而不在父母身邊的孩子想著團聚。而我心裏,總覺得虧欠父母太多。這一生也無法報答。

    最後一夜,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姐姐和弟弟今夜也留在家裏,睡在沙發上,明早要給我和妹妹送行。想到了生離死別這樣的詞語。生離死別,生死離別;生與死,離與別;生對應著離,死對應著別。這些詞語放置在一起時是否就有了深刻的含義。

2月19日 多雲

    5點20分起床,媽媽早早的下好了湯圓和水餃,全家吃完早餐,拿上行李放進車廂,已近6點20分了。爸爸媽媽與姐姐送我和妹妹去機場,弟弟則在樓下與我們告別。

    妹妹和我幾乎是同時的時間離開合肥。妹妹8點30分飛上海,轉機回美國。我則乘8點35分的飛機飛臺灣。托運了行李,辦好了登機牌,全家目送著妹妹進入機場,便陪我來到國際入口,站在機場聊天。飛臺灣的時間只要2小時,距離並不遙遠,心理上也安心許多。只要想家,便能回家,不像妹妹,從上海飛紐約要15小時,加上轉機時間,一定要花上一整天時間才可以回趟家,心理上的距離便覺得遙遠。
    在候機室裏妹妹發來了微信,她哭了。善良的妹妹心理強大又脆弱。她可以在異國打拼,遇到困難,毫無懼色,而面對親人,卻永遠像個孩子,依賴而感性。

    我告別父母和姐姐,進入安檢,進入候機室,從巨大的玻璃窗前正好看著姐姐開的車慢慢駛出機場。微信聯系妹妹,問她班機是否可以準時飛行,妹妹說,她已經坐在了飛機上。而我這邊,登機的廣播正在響起。同時離開父母的我們不久之後便會一起翺翔在藍天之上。

    2小時後,飛機到達臺北,臺北正在下雨。小明和Masi來接我,到家後休息不到2小時的我接著去臺北寒舍艾美吃下午茶。今天是繆伯的生日,大家一起來此為繆伯慶生。探索廚房的下午茶簡直就是午餐一樣。牛排,皮薩,油飯,牛肉面,生魚片,壽司,水果,沙拉,蛋糕,咖啡,哈根達斯冰淇淋。。。。。讓人欲罷不能。這個春節已經增重3公斤的我,又是一頓吃的忘乎所以。無可救藥。

    晚上給媽媽打電話,像在家裏一樣。因為我離開的常態,感覺回家也是輕而易舉的事讓我變得有些沒心沒肺了。好在,我又有了新的計劃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